故事贩卖机

最近三次元忙,断更至1月18日

【DCU】所有人都在玩《不义联盟》手游(上)

当batfamily和正义联盟成员开始玩《不义联盟》手游,并不是PC凶残超人那款,而是挑角色对打的手机游戏版。

1、

 

谁都想不到,第一个是小丑。

 

小丑是个场面人,孜孜不倦地追求着舞台效果。可以说他多才多艺脑洞清奇,既是编剧,又是导演,还充当打光师道具师特效化妆师,小丑出产电影可不是暮光之城那种傻白甜童话,而是卡朋特的怪诞形式主义恐怖片,他的电影永远为一个人拍——大蝙蝠。嗨嗨嗨,陈词滥调了。

 

这次他选择的场景在一个500kV变电站里,电影演员是几个刚毕业来参观的新员工,两男一女加一个变电站运行人员,被打包扔在十吨吊车吊臂顶的桥架里,只要小丑按下手中的红色按钮,他们将被从吊车顶倒入500kV电压的母线上,在一秒不到的时间被烤成香喷喷的人肉串串,同时造成母线故障母差动作,从而导致半个哥谭市大停电——规模堪比哥谭大地震那一回。

 

“救命啊!”他们喊道,“救救我们。”

 

“笑一笑吧!batsy!这都是为你准备的!”那魔物有一张可怖的面孔,闪着幽灵般的绿光,一只眼睛睁着,另一只眼睛眯着,他的头发蜷曲着,像弹簧垫般纠结。“若是你想救他们,你就得杀掉我!若是你杀掉我,我保证会在死掉前压下按钮,Im good or I’m damn good?”

 

“要我说这并不是两个选择,而是没得选。”夜翼说。“他今天比平时还可爱。”

 

“上帝啊!救救我们!蝙蝠侠!”

 

蝙蝠侠和夜翼站在吊车前的灰土垫层上,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危险的老对头。一个小小的机器人优哉游哉地沿着铺设的磁条从他们旁边溜过,对眼前事关四条人命的对峙漠不关心。这里到处都是高压线路,空中支援缺乏可行性,他们需要切实的后援。

 

“这不是个选择。”蝙蝠侠的声音粗糙如未打磨过的锡矿原石。“选择应是壁垒分明的,这个如同相邻光谱。”

 

“不不不不,这当然是个选择。多无聊啊,普通人总是只有两个选择,是或者否,好人还是坏人?往前走或者往后退?过去或者未来?选草莓或巧克力口味冰激凌?不不不不,选择不应只有两个枝杈,选择是拓扑结构。”那疯子一把抓住溜过身旁的小小机器人,抱在怀里摇晃,如同小女孩抱着芭比娃娃,小机器人在他怀里愤怒地滚着轮子挣扎。“你总是能找出不同的选择,来吧,batsy,让我惊讶吧!”

 

蝙蝠侠沉默以对。

 

“那个小机器人是你的新搭档?你搞了个BB8当你的搭档?”夜翼说,“我还以为你更偏爱无人机。”

 

“那不是我的资产,是变电站巡检机器人。”

 

“巡检机器人?你能黑了它么?”

 

“你们无聊么?我开始感到无聊了。”小丑那凸出的眼珠吐露着永不满足、永不疲倦,永不死亡的神情。“batsy,你让我感到无聊。咱们需要来点刺激的……Tic toc……”

 

“天哪,是时候跟我聊聊你的后备计划了……”

 

“三……”

 

“救命啊!救——命——啊——”

 

“二……”

 

“神谕已经在行动……”

 

“一……”

 

 “ding-ding-ding-ding”的歌声突如其来地插了进来,那是一个陌生男高音引吭高歌的声音,就是那种夜店打碟最爱的电子乐调调,他肆无忌惮地在黑暗骑士和怪诞小丑间哼唧个不停。

 

这下夜翼难以保持住一张严肃脸了:“是我听错了还是他真的在放《what's the fox say》?”

 

“Gering-ding-ding-ding-dingeringeding!~♪(^∇^*)”

 

“救命啊!(;´༎ຶД༎ຶ`)”

 

小丑尖叫道:“Ha,冷却时间到,终于让我等到了。”他一只胳膊夹着可怜的巡检机器人,另一只手伸到了怀里摸索着。黑暗骑士和夜翼绷紧了身体,预防着鞋弹、强酸花、笑气攻击。然而小丑掏出了个手机。

 

蝙蝠侠一脸冷漠。

 

手机唱着:“Hatee-hatee-hatee-ho♪(^∇^*)。 ”

 

“救命啊啊!(;´༎ຶД༎ຶ`)”

 

“他竟然还有手机?”夜翼惊叹道。“手机信号触发的炸弹么?”


手机:“Tchoff-tchoff-tchoffo-tchoffo-tchoff~♪(^∇^*)”

 

“救命啊啊啊啊啊!(;´༎ຶД༎ຶ`)”

 夜翼错了,小丑关掉神曲,在蝙蝠侠、夜翼以及他的人质们的注视下开始旁若无人地猛刷屏幕,刷完又是猛戳,戳完又是换方向继续猛刷,他很享受,完全将他的蝙蝠伙计和哭嚎的受害人抛之脑后。

 

蝙蝠侠继续维持酷酷的冷脸。夜翼放低手中的双棍,迟疑地开口道:“OKKKK~~这是某种佯装大意诱惑我们攻击的计策?”

 

“神谕已经黑进了巡检机器人的摄像头里。”蝙蝠侠回答,他点开护甲上的显示屏,被小丑劫持的可怜机器人的所见所闻被实况直播在屏幕上。手机屏幕里显示着他正遥控着三只不同装扮的小丑和一个蝙蝠侠干的火热,夜翼认出了那分别是阿克汉姆起源小丑、杀手小丑和暴乱分子小丑,伴随着小丑猛刷屏幕的动作,带草帽的杀手小丑同步着猛踹蝙蝠侠的屁股,并发出魔性的笑容。

 

这下连蝙蝠侠也保持不了一张扑克牌脸了。

 

“这是什么鬼玩意?他不理我们,忘掉他的犯罪计划,把他的受害者撇到一边就为了玩这个?我还以为你才是他的心头肉呢。”夜翼晃晃手臂。“还是说这是你的后备计划?让他在虚拟现实或者什么程序里揍你,以便你在现实里揍他?”

 

“这不是我的后备计划。”蝙蝠侠冷酷地说。“那才是。”

 

在小丑身后,黑蝙蝠卡珊德拉•该隐如同幽灵般飞跃过围墙上的电子围栏,优雅地落在水泥地坪上。她像个忍者般在钢筋支架里潜行,速度奇快,悄无声息地靠近小丑所在的吊车,跳了进去,将自己融入阴影中,或者说她就是阴影。小丑对她的靠近毫无知觉。

 

“好姑娘!”夜翼脸上挂上了笑容,他的笑容迟疑了。“等等……她在干什么?”

 

黑蝙蝠的小脑袋凑近小丑,堂而皇之地开始围观他玩游戏。屏幕里的局势在逆转,两个小丑已经被干掉了,蝙蝠侠发起了新一波攻势,他用凯西格斗术将最后一个小丑揍翻在地,每次小丑刚起来的瞬间又被他揍倒,小丑的血量告急,眼看就要输了。

 

“哦!Come on!”小丑气急败坏地叹道。

 

卡珊德拉用指节敲了敲桌子。“每当小丑从地上起来时先格挡,再攻击,等蝙蝠侠攻击到一半的时候发第一个绝招,这时他将顾不上格挡。”那小个子的女孩如同妈咪教儿子如何使用安全套版悉心指导道。“打时间差。”

 

“时间差时间差……”小丑重复道。“对对对。”

 

受害者们不哭嚎了,其中的姑娘插话道:“那是不义联盟手游么?我也过不了这关!这个正义黎明蝙蝠侠就是个贱人,他的脖子真短,衣服也土里吧唧丑死了——他每次都闪避了我的攻击!我一定被诅咒了!”

 

蝙蝠侠:“……”

 

小丑采纳了黑蝙蝠的建议,以将蝙蝠侠揍翻在地赢了比赛。“终于!我打了六十六次!一次也没有赢!终于!终于!”他很开心,仿佛是刚刚谋杀了别人家的小狗,“谢谢你!”

 

“不谢。”黑蝙蝠简短地说,一击刺拳狠狠地招呼在小丑脸上,他甚至没有发出哀嚎声就倒在操作台上不省人事。伴随着人质们“太酷了~”“我好像恋爱了!”“能跟我合影么?”的惊呼声,黑蝙蝠操纵摇杆将他们放了下来并闭锁了卡车。当蝙蝠侠和夜翼走进来时,她正将小丑怀里的巡检机器人揪了出来,并和那小家伙握了握手。

 

一个人质问道:“若是小丑没有沉迷游戏,倒计时结束以后我们都会被烤成串串么?”

 

“你们不会。”蝙蝠侠说。“调度中心的正反向隔离装置已经被攻破,母线不带电,你们会摔在上面。”

 

“真感谢,那上面一定像棉花一样软。”那姑娘挖苦道,用眼神示意黑蝙蝠。“还是姑娘可靠,瞧,她在游戏里都比你给力。”

 

“黑蝙蝠?”夜翼问。“那个游戏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她已经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原地,留给他们一个狂拽酷炫的背影,巡检机器人转了一圈,沿着磁条扬长而去。

 

蝙蝠侠眯起了眼睛。

 

2、


一片小小的绿色海滩,在冰冷的金属屋子正中央。海滩中央立着一把绿色遮阳伞,一把条纹沙滩椅。那是一把非常舒适的椅子,高靠背、低座位,酷似保时捷车里的凹背单人椅。

 

哈尔·乔丹的头上戴着大大的宽檐帽(就是《教父》第一部里马龙·白兰度和他孙子在花园里玩的时候带着的那顶帽子),他正坐在椅子上,他的身后有两个绿色的比基尼靓妞拿着芭蕉扇给他扇风,但哈尔却无心享受这些,他以非常高的频率搓着手机,手机里绿灯侠哈尔·乔丹,约翰·斯图亚特,杰西卡·克鲁兹战队正在对抗阿克汉姆蝙蝠侠,二代蝙蝠女和阿克汉姆骑士。

 

坐在电脑前的巴里·艾伦扭过头瞅了他一眼,很担心他的手机屏会着火。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斯图亚特已经倒下,杰西卡·克鲁兹在一个攻击终结时将阿克汉姆骑士关在了绿灯牢笼里。“好姑娘!”乔丹上场,降下一场绿色铅雨,阿克汉姆骑士扑街。绿灯队眼看就要赢了,但蝙蝠女以一个飞踢将哈尔踢翻在地 “不不不不!” ,她扔出一堆刀子,配合着蝙蝠侠的爆炸蝙蝠镖将绿灯队揍翻在地。“操!”绿灯侠悲痛地扶额,将手机扔到一旁,身体瘫软在椅子里。

 

一道绿光划过,海滩、阳光、遮阳伞、保时捷座椅统统消失了,变成了金属把手的转椅和电脑器械。绿色的比基尼靓妞们扭着屁股跑到了一旁。

 

“三明治?”闪电侠问道。哈尔张开嘴,巴里将整个腊肠芥末三明治塞到了他嘴里,哈尔的腮帮子鼓了起来,仿佛是塞了坚果的小松鼠。

 

“靴靴,伙只。”

 

“吃了你的东西再跟我说话。”巴里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你知道的,要是从你开始玩游戏起就整个脏话罐,它现在已经买得起豪车了。”

 

哈尔在转椅上转了一圈。“别说你没玩过。”


巴里跟他分享了一个隐秘的笑容,“你知道的,我一盘一盘的不停玩这个来赚金币,就是想买下游戏里新推出的沃利·韦斯特——沃利很想要那个。”他看见哈尔在挑眉,转移话题道:“蝙蝠侠肯定不想知道你在值班的时候玩游戏。”

 

 “哈,那只大蝙蝠啊,他无处不在,每一片阴影里都藏着他的密探,每只都长着尖尖的耳朵。瞧,我们被索伦之眼盯着呢。”绿灯侠变出了一个带着猫耳朵的男人正将杯子贴在墙上,他脸上挂着鬼祟的表情将耳朵凑上去窃听。“得了吧,这就是个游戏,他难道就会晚上偷偷溜到你的房间里,然后拿枕头闷死你?”他将那景象用一把锤子锤散。


“你好像比平时对他更有对抗情绪。”

 

“为什么不?”哈尔说。“他在现实里是个偏执狂,在游戏里更是个狡猾的混蛋。对了,还有他的‘蝙蝠家族’,每个都长着尖尖耳朵。哈~”他将“蝙蝠家族”说得像是“食人族。”“阿克汉姆蝙蝠侠不仅辅助很赞,他的凯西格斗术的攻击力也很强。还有那个黑衣服的二代蝙蝠女——不管她是谁——每次一出场就踹我屁股,然后朝我投一堆刀子,然后我的精英队员就损失殆尽了。”他咬牙切齿地说。

 

“你不觉得这很奇怪么?”巴里说。“在游戏里操纵你本人和你天天见到的同事对打?我是说……你们的日常历程应该是一起对抗打击反派才对。”


“只要我能赢过大蝙蝠一次。”

 

“你没赢过?”


“我也想啊,但guan方偏爱蝙蝠那一路,而我方只有反物质辛斯特罗比较给力。”哈尔干巴巴地说,一提到辛斯特罗,他的情绪就有点低落。“在现实里,他比蝙蝠侠更混蛋,在游戏里我也买不起他……嗷!”一杯冰冰的饮料贴在了他的脸上。


“蓝莓鸡尾酒。”巴里说。

 

“嗨!是谁说的要乖乖听话的?” 他对巴里露出一个懒洋洋的微笑——非常哈尔·乔丹的笑容,他总是笑得像个赢家,乐观又自信。

 

巴里突然轻柔地揉了揉他的头发,他的手指很干燥,然后是温暖,当它们划过哈尔的头发,哈尔颤抖了一下。他有些迷糊地盯着手里那一杯泛着细小气泡的微蓝色液体,抬头看向巴里,他手里也拿了一杯。

 

“干杯。”巴里的眼睛比杯中酒更加蓝,比任何一片天空都要蓝,哈尔觉得自己有点醉了……

 

“我不提倡工作时间饮酒。”一个恶魔般粗糙的声音不解风情地插了进来——

 

“妈呀!”

 

“操!”

 

他们被烫到了一般拉开了距离。

 

蝙蝠侠冷峻地盯着他们看,他又黑又邪恶,仿佛是光和热在某个真实之人身上投下的阴影,一道黑色的轮廓——若是忽略他身后两个搔首弄姿、拿芭蕉扇扇风的比基尼靓妹,这出场效果一定得满分。虽然他永远是一张扑克牌臭脸,但只有少数人才知道他一直享受着“突然冒出来吓死你”这一套把戏,且乐此不疲。

 

“你就不能整出点响声么!”哈尔怒气冲冲地抱怨道。两个绿灯靓妹也配合着对黑暗骑士比起中指。“或者一直不出现!”

 

“然后等你们两个屠戮掉一升的鸡尾酒?”

 

“我们乐意如此!”哈尔杀气腾腾地说道。“咬我啊!”

 

“或者我们也可以请你来一杯?”巴里说。

 

蝙蝠侠皱眉。“也许。”他斜睨着哈尔扔在一旁的手机,绿灯战队正在闪闪发光。“首先,告诉我,《不义联盟》游戏是什么?”

 

3、

 

“有青铜角色,白银角色,黄金角色,当然,刚开始你只能玩青铜角色。你挑选三个选手,和三个对手对战。”吉米趴在星球日报蓝色的隔间栏上,滔滔不绝地说。“刚开始你有青铜角色,但当你打了很多场比赛,你就能买白银、黄金角色。每个英雄都有很多款,所有的超人,佐德将军,蝙蝠侠全是黄金角色,普通的神奇女侠和莱克斯·卢瑟是白银角色,红色之子女侠和氪星莱克斯·卢瑟是黄金角色……他们搞了一百多个超级英雄,数量还在增长,一言难尽啊。”

 

“嗯哼~”露易丝·莱恩头也没抬地回应道。黑发的女人将键盘敲得咔咔作响,她很投入,整个人似乎都要被吸入电脑屏幕里了。

 

“有很多种比赛,最简单的初级比赛模式有六十四场,赢了之后会有奖励你一个黄金角色。还有挑战模式,你也可以通过挑战模式获得新角色。还有网络对战模式,你可以和玩家比拼,获得珍贵的装备。”

 

“嗯哼~”

 

“最难的是挑战者模式,你只能选出六个角色闯关,一关比一关的敌人难搞,你要是在这关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下一回得换人——我只打到第五关。天晓得有多少关。”

 

“嗯哼~”

 

“hello~地球呼叫露易丝~”吉米说。“你没有真的在听我说吧。”

 

露易丝终于抬头了。“我在听。我也玩过了……这个游戏。她说。“在每个回合开始,你首先会被一幅游戏里的随机屏保霸屏。”

 

“然后呢?”

 

“游戏里经常出现超人胸前的S特写,还有闪电侠的闪电标志。”露易丝露出了一个鬼气十足的笑容。“然而作为男人,他们的胸比我的还大。然后姐就决定再也不玩这种游戏了。”

 

TBC


列出文中提到的所有不义联盟手游角色,杰西卡·克鲁兹绿灯侠和沃利没搞到。。






评论(43)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