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贩卖机

最近三次元忙,断更至1月18日

【带卡】为了元气仔!拼了!(一)

曾经有一盆花和一个男人在同居,现在又多了一个男人。

每当你以为新来的男人的行为已经够奇葩了,他会再次刷新你的世界观。

如果你长时间的盯着白痴,那么,白痴也会同样回望你。

***

元气仔是鸣人送卡卡西的花,原来写的突发奇想的傻白甜脑洞,灵感来源一篇superbat译文,不长可能更的也不快_(:з」∠)_

***

“你喜欢养花么?”

带土从他那消瘦结实的腿上褪下裤子,站了起来。他完全赤裸地站直了身子,所有修长坚实的力量都展现了出来。他套上了一件宽大的衣服,慢慢转身,目睹着卡卡西正在床上偷瞥他。

“怎么?”带土冷冰冰的开口,他凑近躺在床上的男人,擦去他眉毛上汗水的动作却很轻柔。

卡卡西好像思考了一下,用眼睛跟他示意了一下床头长势蓬勃的植物,没头没脑的说:“看,这是元气仔,看,这是带土,来么,互相打个招呼,元气仔虽然不会说hello不过等他开花以后一定送你一朵……”

“我知道这是鸣人送给你的植物,”带土不耐烦的打断了他,“有什么问题么?”

“我要去砂之国出任务,可能会很久。”卡卡西快速的说,眼皮因为疲倦而耷拉着,“元气仔得有人照顾。”

带土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床头的植物,他摸了摸元气仔的枝枝叉叉,“扒拉”一下成功扯下一根茎叶,卡卡西的眼睛睁大了,差点把那可怜的小家伙抢过来。

“好的。”带土说。

银发忍者还是不太放心,他的嘴角因睡意而变的柔软,他思想涣散。带土突然靠上来,双手压在卡卡西头顶两侧。他伸手包裹住卡卡西的后颈,手指温柔地抚着那里的短发,卡卡西感觉自己脊背一阵激灵。他很确定自己看向带土的表情有点迷糊,可他控制不了。

“真的……没问题么……”他迷迷糊糊的嘟囔,盯着带土右边损坏的面容看了一会,“……元气仔比想象中的难养多了。”

带土讥笑了一下:“卡卡西,我能让全世界的忍者跟我掐架,我当然也能搞定一盆植物的。”

卡卡西没有再说话,他轻轻抱住了带土的腰,带土的手滑下后颈,来回抚摸着他的背脊,他能感到靠在自己胸前的眼睫毛颤动了一下,两下,然后再也不动了,带土放在卡卡西腰侧的手紧了紧,转头靠上他的肩膀,嘴唇刷过他的皮肤。他睡着了,带土盯着黑暗中的面孔看了一会,没再打扰他。

“晚安。”他轻声说。

***


十月二十六日:

卡卡西离开了。

十月三十日:

这几天一直在下雨,那盆植物一直放在窗前。

十一月二日:

依旧缺乏阳光,将它拿给了永远在放闪光弹闪瞎人的凯,他听说这是卡卡西养的植物以后扬言天天绕着村子跑xx圈的时候要抱着它,还有睡觉的时候也要抱着它…………想都不要想啊混蛋!试图夺回,在村民的房子底下打了起来,获胜。愚蠢的家伙,以为能赢过我。

十一月三日:

村民以为我们昨天在强拆,在火影的办公室门口集体抗议,被静音叫了去见火影。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比聚集在一起的晓、斑、十尾和辉夜姬奶奶还恐怖,那就是一心想教育你的医疗女忍者。她先是一声不吭,用怪力打坏了三面墙,喂喂明明你才是在强拆啊。我们乖乖站在那里,抖得寒风嗖嗖,听着她边训话边用指节叩击桌面——动作像极了有四个扣鼻屎的孩子、正步入中年危机的老妈……

……我就这样问了小樱,她不客气的说陷入中年危机的是我而不是她湿父。

十一月四日:

收到详细的赔偿清单,让我突然意识的我是被人包养着的小白脸。

觉得卡卡西不会想知道具体数目的。

我是不是需要找一份工作啊?

给元气仔浇了水,无效,然后意识到也许有一件事情他更不想知道。

十一月六日:

或许需要一盆新的:

十一月七日:

……

十一月八日:

……

十一月九日: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


***TBC***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