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贩卖机

最近三次元忙,断更至1月18日

【翻译】A Different Kind of Badass(好兆头&hp crossover)

原作者:TardisIsTheOnlyWayToTravel

原链接:AO3

目标:尼尔·盖曼&特里·普拉切特《好兆头》;哈利波特。

梗概:"你知道的,我确信我召唤的应该是个狂拽酷炫的天使侠。"

————————

哈利盯着眼前的男人。

 

他既胖又矮,甚至没有哈利高。男人穿着格子呢西装,有一头金色卷发,底下那双迷惘且温和的蓝眼睛忽闪着。他的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捧着本古老、保养良好精装版书籍,另一只手用纤弱的手指将一副老古董的镶金边的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

 

在整个画面中唯一能吓吓小朋友的是一条大蛇——它缠绕着男人的脖子,用好奇的金色眼睛懒洋洋地注视着哈利。

 

这条蛇抢救了他的形象,否则他看起来活生生一个羞怯的图书管管理员。

 

“你知道的,”哈利不客气地说,“我确信我召唤的是个狂拽酷炫的守护天使。”

 

男人困惑地对他眨眼,一点都不觉得被冒犯了。

 

“我的意思是,你甚至没有一把剑,瞧瞧你这身行头……”哈利指着他的衣服,当然,他的话语里不包含那条张牙舞爪的蛇。

 

邓布利多会爱死他的。

 

男人的头微微倾斜,而蛇则嘶嘶笑着,笑的花枝乱颤。哈利说不出那条蛇是在拿自己当消遣或是在嘲笑所谓的天使。

 

“别,啊,通过封面去判断一本书,”他平静地回答。“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一个人变的,呃……屌爆了。”

 

哈利一脸冷漠。

 

“没有冒犯的意思,除非你的秘密身份是屌爆的图书馆侠,否则你可说服不了我。”

 

那条蛇乐得几乎快从男人的肩膀上摔下来了。

 ——————————————

 

当哈利和其他人试图找到击败伏地魔的方法时,亚茨拉菲尔和他的蛇大部分时候都是孤身一人。他们花了头两天的时间去探索城堡,然后选择在图书馆定居。

 

哈利不确定为什么一个声称自己是天使的人会养一条蛇当宠物——“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叫他宠物,亲爱的——‘同伴’会是一个更好的定义……”“宠物?我不是宠物!你去告诉那个小子,天使!” ——但两人似乎很亲密;至少,每当哈利瞥见那个天使时,这条蛇要么在他脚下盘旋,要么搂着他的肩膀,亚茨拉菲尔会气喘吁吁地抱怨它很重,并试图重新规划蛇在他身上缠绕成厚厚甜甜圈的姿势。

 

两周过去了,哈利几乎将那个古怪的书呆子抛诸脑后。直到他与罗恩、赫敏在图书馆里的碰见马尔福在骚扰亚茨拉菲尔。

 

“所以说,你就是波特传唤的麻瓜?”一个专横的声音大声问道。

 

哈利,赫敏和罗恩抬头,看见马尔福站在亚茨拉菲尔桌旁,用蔑视的眼神低头看着他,亚茨拉菲尔茫然地眨了眨眼。

 

“波特先生确实向我寻求援助,是的,”亚茨拉菲尔合上他的书,承认道,同时不忘握住自己看的那一页。他好奇地抬头瞅瞅马尔福,显然是没有意识到这孩子的一张刻薄小脸意味着麻烦。

 

“看来圣人波特搞砸了,”马尔福冷笑道。“看着你,一个麻瓜球疙瘩,只能和找脂肪当情人!” 他讥讽地哈哈大笑。

 

“那个饭桶!”罗恩生气地嘟哝道。

 

“我不能相信他竟然这样说,”赫敏发出愤怒地嘶嘶喘气声,随时准备爆发。

 

哈利看着亚茨拉菲尔的眼睛微微眯起,他只想知道蛇消失去了哪里。

 

“哦,不要以貌取人,亲爱的,” 亚茨拉菲尔平静地说,他站了起来。

 

他评估着马尔福。他们差不多一个高度。

 

“瞧,我情不自禁的想知道你是否了解你们的黑魔王卷入了怎样的麻烦中了,” 亚茨拉菲尔深沉地说。“切割灵魂将使修炼者们陷入不可逆转的疯狂境地,更不用说死后的必发症。”

 

他向前移动了一点。

 

一步之遥,亚茨拉菲尔似乎窜高了一点,不知怎么的,他有那么一点点......像那么回事。

 

哈利眨了眨眼,但刻板印象依旧存在。

 

“我是说,我从未理解黑魔王自我丑化成那副尊荣的那种决心,哪怕其中涉及到不朽对他的诱惑——这一点我同样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追求永生呢,当地球化为灰烬,太阳燃烧殆尽,最终连宇宙本身都会变成一片死寂?如果让我说,这一切似乎是毫无意义的。”

 

“你以为他们会思考到这一步,”嘶嘶声,除了哈利没人能注意到。 他环顾四周,却找不到蛇藏身何处,“他们是人类,天使,他们的思想最接近‘永远’的时刻是连续听爱德华·埃尔加的音乐一个星期。人类意义上的‘永远’包括由于某种原因,末日浩劫永远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闭嘴!” 马尔福冷笑道,对亚茨拉菲尔身上喷薄而出的智慧浪潮嗤之以鼻。

 

他决定把谈话扭转到自己熟悉的领域。“像你这样肮脏的麻瓜不属于这里,你需要一个教训。”他将魔杖瞄准了那本十五世纪的无价之宝——亚茨拉菲尔正在读的那本关于魔法的本质和起源的书籍。

 

这是个错误。

 

 ——————————————

“立刻放低魔杖。”

 

每个人的目光瞬间对准亚茨拉菲尔,并被吓了一跳。

 

天使的眼中充斥着愤怒、光亮、穿透力以及一些难以想象的东西。即使隔着一个图书馆,哈利觉得仿佛亚茨拉菲尔所睹之物均为赤裸、被抽丝剥茧。天使目光中怜悯和严厉的天平是平衡的,纯粹的令人心生恐惧。

 

马尔福的魔杖摔在桌子上。

 

他看起来被吓傻了,像一只被蛇催眠的兔子一样凝视着亚茨拉菲尔的眼睛。

 

来说说蛇……

 

哈利本能地环顾四周,他的直觉警告了他即将发生的事情。

 

马尔福像一个姑娘一样放声尖叫,他突然被厚厚的肌肉圈包裹,那团东西毫不留情地挤压着他。

 

马尔福气喘如牛,他发现自己正和亚茨拉菲尔的“好伙计”亲密的鼻子贴着鼻子,当对方懒洋洋地和他深情对视时,那双眼睛闪着金光。

 

你竟然能傻成这怂样,不是吧?”蛇嘶鸣——用标准的英语。

 

马尔福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呜咽。

 

蛇嘶嘶讪笑作为回应,他绕过了他,在地毯上扭动身体朝着亚茨拉菲尔方向蔓延。

 

至少马尔福跑路起来很给力。

 

亚茨拉菲尔再次坐下,平静地回到他的阅读中,长长的沉默,蛇爬上他的身体,俯视着书本,舌头轻轻地进出。

 

经过刚才的插曲,哈利毫不怀疑那条蛇也在阅读。

 

他瞥了一眼赫敏和罗恩,他们仍然惊得合不拢嘴。他耸了耸肩,走到另一张桌子旁边。

 

亚茨拉菲尔和克鲁利仔细地瞥了一眼,步调一致如同在唱双簧。

 

“那么,”哈利羞怯地问道,“关于我将如何对付伏地魔,你有何建议?”

 

亚茨拉菲尔给了一个浅浅、愉快的微笑,把他的书放在一边,并示意哈利坐下。

 

FIN

 翻译这篇的动力是贪吃蛇在小天使身上滚来滚去。

虽然普拉切特爷爷对罗琳并无好感,但把《好兆头》和hp的人物们放一起玩画风没毛病。觉得要是敌基督小男孩亚当跑到霍格沃兹上学,克鲁利和亚茨菲尔被各自上司派来当老师的梗也挺好玩。

普拉切特爷爷的故事太好玩了,尼尔盖曼也很帅,好想像他们那样有趣,妈呀嫉妒使我丑陋。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