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贩卖机

最近三次元忙,断更至1月18日

【翻译】Papa Frank(惩罚者&孩子们&托尼·史塔克,一发完)


原作者:Handful_of_Silence

标题:Papa Frank

链接:AO3

梗概:Matt, Foggy和Karen变成了小鬼。得靠一些无知的复仇者(考虑到有些人对娃没辙,也许是Tony和Steve)以及Frank Castle去照顾小鬼。

 当Frank Castle证明自己暗地里很擅长当保姆,大部分人既惊讶又有点被吓得合不拢嘴。

 不仅如此,还有新诞生的小小夜魔侠和他的伙伴们,他们都爱他。

 

***

 复仇者大厦里诸多会议室中的某一间已经被潦草地改造了,Natasha称其为娱乐区,Tony则称其为重灾区。

 

时尚的人体工程学椅子东倒西歪,从住宅区的一个橱柜里拿来的床上用品、毯子和枕头被组装成一个歪歪斜斜的帐篷。这个堡垒早已被它热情的建造者所遗弃,毕竟Nat和Clint(他们极擅长照顾孩子,却因为某种原因不被众人所知)已经离去执行任务,将这三个孩子留给复仇者们暂时领养。

 

哦,还有Frank Castle.没人知道他是如何潜入的,也没人真的想去问。惩罚者的确酷似一只在街上徘徊的脏兮兮的汤姆猫,实际上他可以潜入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并崩掉任何他想崩掉的人,嗨,不准顶嘴)。此时他正对James哼唧——桌子边缘锋利,难道没人去移开它么?“某个孩子可能会磕伤,”他惊叹道,同时从身体各处卸下至少五把刀子。

 

从侧面的线条可以观察出,惩罚者在浇灌巨型堡垒基础时零零散散地提供了构架方面的建议,并每隔一段时间检查他担当主设人的那个逼真的军械库,对其上润滑油。

 

现在Nat和Clint离开了,他变成孩子们唯一的注意力焦点。事实证明,他们都莫名其妙地爱死了他。即使是苦大仇深的夜魔小鬼(他们现在都叫他Matt),这孩子曾试图密谋着从眼前诡异且令人不安的环境中逃走,但他现在已经平静下来,Foggy Nelson的小胖手指拽着他的袖子,激动地叙述着每一寸每一秒的所见所闻。Matt和Foggy永远黏在一起(即使他俩变成了奶娃娃,离对方远点也会嚎啕大哭),当Matt用他那不可思议的人形声纳把戏玩一场捉人游戏时,他乐得快要飘起来了。Foggy和Karen频繁被光束击中(托尼称其为“绝地光剑”,但Bruce控诉他这名字不具备科普性),他是一个更年轻,更有鉴赏力的观众,即使他输掉的次数多于他抓住对方的次数,但在Matt的鼓励下,他也了傻乐起来了(他是逮不住人,却变成了个投掷杀手)。

 

Frank将以刁钻角度招呼他的垒球抛了回去,同时毕恭毕敬的满足了Karen对不同色彩的蜡笔的需求。

 

“我们是不是该……”Rhodey朝着这幅场景做了个手势。“……你懂的,让孩子们远离枪械疯子?”

 

“请便,”Tony对他的苏格兰伙计抱怨道。他一瘸一拐,下巴上凸起一块越来越浮肿的瘀伤,眼睛底下甚至还被整了个蜘蛛涂鸦。这证明他经历了多么灿烂美好的带娃时光。

 

他用错误的姿势抓住了恐慌挣扎的Matt,而这个孩子用十岁的小鬼绝对不懂的肘击干净利落地糊了Tony一脸。Tony快速放开了他,事实上不够快,那位可敬的六岁金发绅士抱住了他的大腿(并咬了一口),小小拳击手Matt配合无间地用小的拳头招呼了他的俊脸,如果这还不算糟——Tony试图用手腕箍住他时,他在他小腿上狠狠地踢了一脚。

 

“考虑到我们亟需救援——我们可以用训练有素的公牛对付世界上最小的忍者,”听到他的话,Matt扔他扔得更起劲了(他是怎么听见的?),Foggy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想要玩些别的,于是停止向Matt的脑袋抛东西,同时不忘丢给Tony一个警惕的表情。“……每当我转身,阳光灿烂笑口常开小姐总不忘送我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

 

“她只有七岁,Tony.”

 

“你还没见过婴儿蓝向你发射死亡射线,你整个人都寒风飕飕的,那挺像猛禽或者其他什么。我告诉你呦——她正在密谋着什么。”

 

“比起这个,任命惩罚者为非官方的儿童保姆不会更加困扰你么?“Rhodey继续道。

 

他们一起看了一会儿,Frank帮Karen整理了乐高的选择组合零件,这些是神盾局里人力资源部的人的生日宴会留下来。她吐吐舌头,精心挑选所有的灰色和黑色零件,哦,基督耶稣诸神啊,她似乎在用塑料块组装贝雷塔手枪①。

 

“我们允许铁石心肠的杀人犯义警去监护三个儿童——这当然会困扰我,”Tony哀嚎道,甚至懒得放低音量。被称作“铁石心肠的杀人犯义警”先生正与Karen郑重地讨论养仙女和独角兽的利弊(“独角兽,”Frank即刻提供了建议,他额头上蹙起一圈皱纹,如果这不会让他显得更加恐怖,这是一种作为人类表达同情心的表情。“它是一个速跑者,当你走投无路时可以刺你的敌人”。Karen热切地点头,这个小女娃似乎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Frank Castle.计划着拿她新鲜出炉的贝雷塔指着对方的脑门,威胁他去教堂和自己结婚——Rhodey在喉咙深处发出一阵呜咽声)。“首先,我们有三个熊孩子,而且他们可能会一直保持儿童形态,直到Bruce找到原因——这也困扰我。”

 

“听听这个——所有人都认为钢铁侠才是更擅长照顾儿童的明星奶爸,困扰么?”Rhodey问道。Tony丢给他一个摧枯拉朽的阴暗眼神。

 

他们回过头看着这幅场景,并病态的被迷住了。

 

前任地狱厨房的恶魔正得意洋洋地向Foggy和Frank讲述他的父亲,同时他指甲上那造型独具一格的鲜红指甲油也在变干,萌萌哒Nelson Foggy(他显然是无数姐妹中唯一的男孩)正在帮Frank挑颜色,他举起三瓶以待考察。

 

Frank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整个挑选过程,他甚至没有抽搐。Foggy的笑容微微动摇。

 

“绿色那瓶,”他最终回答道,甚至没有泄露一丝讽刺的假笑。“更好伪装。”

 

Foggy乐得都快发光了,他盘起腿以便能捣鼓惩罚者的指甲,简直妙不可言,Foggy勇士接下来该询问自己能不能帮惩罚者编个辫子。Tony Stark想知道他的生活为何变得如此梦幻了。

 

部分是因为Tony是一个懂得吃饭时间且明事理的理性生物,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暗地里期盼着孩子们能喜欢他(因为……得了吧,比起钢铁侠,他们不可能更爱惩罚者,不是么?),Tony去寻觅能够赢得他的新朋友们幼小且善变的倾心的甜食。

 

当他拿着盛满果塔饼干和夹心饼干的盘子时,Frank腿上放着一摞书,刚念完Karen的一个故事。他的嗓音一点都不迷人,他用如同碎石摩擦般单调的声音通读了整个《绿色鸡蛋和火腿》的故事。Tony过去从未听过这种念法——Seuss博士面对鲜丽的彩色食品时说起话来显得如此激进。

 

Foggy和Matt接受了礼物,异口同声表达了感谢,从金发绅士欢乐地钻入夹心饼干的拼命劲上来看,他寒冷的心在Tony温暖的攻势下融化了(那么一点点啦),Matt则吃得慢很多,但还是拿起了不止一个。

 

Frank用他一贯的锐利眼神注视着Tony.

 

“你不应该在晚餐前喂他们吃这么多的糖分,”他寒风飕飕地说。“这将减少他们的食欲。”

 

Tony知道自己输了,然后决定让他们四个自己玩去。他告诉自己——Nat和Clint很快就会回来,他们能搞定。

 

“那么, Matthew,”他听到Frank在他身后说道。“告诉我更多关于棍叟的事情。”

 

Tony在他有可能听到任何非法/谋杀相关的勾当前,将Rhodey赶出了房间。那些啊,都轮不到他头痛了。


FIN


①凯伦在美剧《夜魔侠》里有一把贝雷塔手枪,罚叔称赞了她的眼光。娃娃版的她又用乐高做了把。。这个梗让我决定翻译这篇。。。

有很多惩罚者和小孩的梗,惩罚者战争特区电影里罚叔和被他杀了爹的小小姑娘互动频繁,小姑娘很黏他。惩罚者单人剧集里他和搭档老婆的儿女们互动频繁,小姑娘很黏他。看来编剧喜欢把暴力大叔和小朋友凑一起,难道是所谓反差萌🙃️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