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贩卖机

最近三次元忙,断更至1月18日

【授翻】你的好闺蜜蝙蝠侠(蝙蝠侠&哈莉,一发完)

Summary:黑暗骑士将恐惧深植于男人的心中,问题来了,要我说仅限男人。

原作者:  Unpretty

标题:Sweet

原链接:AO3

应需求翻译,这是Unpretty太太《Sorrowful and Immaculate Hearts》系列中的一篇,这个系列有篇主角是哈莉&艾薇&布鲁斯韦恩状态的老爷,已翻译,可搭配食用→《韦恩实力装怂》

搭配文中提到的歌曲《Duke of Earl》食用更佳。

Sorrowful and Immaculate Hearts系列AO3戳这里。

一发完,若翻译有问题请指出。。


**********

 当蝙蝠侠醒来时天没有睁眼,而是一动不动的暗暗探查情况。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情是毒藤女将通风口洒满了沉睡孢子,逃走为时已晚。

 

他真需要在面具上搞个自动传感器,当双手被绑住时它可以被激活。从字面上或隐喻上,他一直保持了这个想法,但为了更紧迫的事件,此项计划被无限推迟。

 

有时他怀疑潜意识在故意引导他犯拖延症。

 

他没有在一个实验室里,而是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穿戴完整,并被好心地盖了床背子。有人在唱《Duke of Earl》,沉闷的歌声从至少一扇门后面传出。

 

慢慢地,他坐起身,从被子里悄无声息地滑出,直到靴子碰到地板。 他关了灯,打开卧室的门,悄无声息地潜入客厅。公寓很小,面积不足以容纳一条走廊。

 

当他站在沙发和餐桌之间时,那家伙依旧对他视而不见。她还哼唧着《杜克伯爵》。老实说那听起来像是《石油公爵》。

 

“哈莉。”他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如野兽般粗粝。

 

她惊讶地转了圈,睁大眼睛。她已经戏服上身全副武装——也许是一件帽衫,也许她刚刚闯入一个蝙蝠侠大小的壁橱。主要的胡搅难缠之处在于为了彰显那件缝成玫瑰花花团锦簇状的文胸,衣服领口被拉低到她的肚脐中央。这玩意也许是从毒藤女那里偷来的,事实上它小到承载不了她的疯狂念头(或是胸)。若是她穿着短裤,那么在连帽衫下面的一身行头就不那么辣眼睛了。庆幸的是她头发上的玫瑰色丝带与她的项链挺搭。可惜她大长腿上套的高腿袜的条纹却不搭。

 

目前仍不清楚这套服装的是为了表达什么。上帝保佑它有。

 

“醒了!睡美人!”她声线高耸入天,喜悦的笑容拉弯了嘴角。他高高兴兴冒出来的头痛可不欣赏这声音。她的口红比平时更红,手里拿了把金属铲子。“煎饼会在一分钟后就好,小红说要想不生病,起床后得补充事物还有水——你可能已经脱水了。”她用铲子指着柜台上的一瓶水。

 

“哈莉。”他重复道,粗粝的嗓音发出危险的警告。他认为少言寡语是传达威胁的最佳方式。“What’s the fuck.”

 

然而这既没说服力又哄不了人——面对哈莉,这些把戏都是扯淡。她和艾薇已经是老伙计了,他别想在她们面前装神弄鬼。他很走运,她们俩对做掉他和掀开他的面具都兴趣寥寥。

 

哈莉咯咯笑了起来。“吓死宝宝了。(Ya sound awful)”她说,当她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听起来里面至少有三个Os。“喝你的水,”她坚持道,转身继续翻她的煎饼去了。

 

蝙蝠侠谨慎地拿起长方形的瓶子。

 

“我们没打算抛下你,显然。发现大蝙蝠在地板上睡得四仰八叉该多尴尬,然后哥谭所有的男孩都会想着摆脱这画面,没人想这样。”

 

蝙蝠侠喝完了整瓶水后依旧口渴,他的皮肤黏糊糊的。

 

“小红想把你扒光再次丢垃圾箱里,所以你最好让她改主意。”

 

“谢谢。”

 

她哼了一声,摇着屁股把更多的煎饼面糊倒在煎锅上。他把视线集中在任意的一扇橱门上。其中的一个铰链缺了根螺丝。“我让她帮我把你带回这里,我不知道穿蝙蝠装睡觉舒服不,但让我看见你里边穿的芭蕾舞天使睡衣你会害羞的。

 

“我没穿你说的那些。”

 

“你爱说啥说啥,”她哼唧,“艾薇已经离开了哥谭,我才不会告诉你她去哪里了。”

 

“哈莉,”她回头看他,“你又戒药了?”

 

她咯咯笑了起来。“一点点吧。”

 

“答案是‘是’或‘否’。”

 

“这很复杂。” 她折腾出了更多煎饼。“那老东西除了让我发疯再无他用,他搞的每件事都让我癫痫发作。就算它起作用,也只会带来疲惫、脂肪和不安。至少泡硫酸对一件事有帮助——我不再抽搐了。”

 

“别为他找借口。”

 

“我不是在找借口!”她自卫道,“我只是说,都结束了。我想他不知道这样做会有帮助。”她皱着眉头说。“我想他本意是杀了我。”

 

“也许。”

 

她叹气。“当我平静下来,我会丢掉我的药,最终回到他身边,所以这一切有何意义?”

 

“当你戒药时,你将失去自我。”

 

“我并没有完全戒掉!你难道瞧不出来么?”她转身,一把捧起自己的胸部。“看看我贴了多少膘!”

 

蝙蝠侠的目光悠然飘向了墙上的一张艺术海报。

 

“想想姐曾经有多苗条。”

 

“我记得。”

 

哈莉的注意力回到煎饼上。“艾薇和我一直在种能用在我身上的玩意。”

 

“我不建议这样。”

 

“这很靠谱,好吧!就有一点点效果,我没有再频繁产生幻觉了,可惜的是脂肪依旧往我身上窜,但我不疲惫了。”

 

“你不肥胖。”

 

“你真是个甜心♥。”

 

“我真的不是。”

哈莉为他盛了一盘薄煎饼。他拒绝了。“别让老娘无缘无故地想搞事情,”她警告道。曾经细腻的皮肤呈现不自然的惨白,浸了酸后的颜色。她的虹膜闪现出灰红色的圆环。它们曾经是棕色的。

 

他默默地从她手中接过盘子,虽然他并没有真的打算吃。前门传来了声响,蝙蝠侠和哈莉都扭头看向声源。

 

门打开了,一个陌生的黑发姑娘一看见他们俩的尊荣就僵住了,她手里的电话正贴在耳朵上。

 

她瞅瞅他们,他们也瞅回去。她瞪起一双猫头鹰眼。

 

“亲爱的,我晚上能在你那过夜么?”她对着电话说道,同时 “砰”地一声关上门,将洪水猛兽挡在门背后。

 

蝙蝠侠看看哈莉,他竟无言以对。

 

“咋了?”她说,摊开手掌。“我从未说过这是我的公寓。”

 

他静待下文。

 

“我可没打算光偷吃她的食物,”哈莉补充道。“在你把我踢回阿克汉姆前,我是打算去商店的。”

 

“我不会让你抢劫一家杂货店。”

 

“所以当你吃了所有的薄煎饼后?你同意让我打劫这个女孩来代替杂货店?”

 

“我没打算吃这些。”

 

“最好这样!即使你不想,我也会给她搞些食物,瞧这里。” 哈莉打开冰箱的门,指着里面。“她不能这样生活,这是不健康的。”

 

冰箱里除了闪闪发光的水果饮料和酸奶,什么都没有。

 

蝙蝠侠叹息。

 

***

 

蝙蝠侠和哈莉·奎因站在还未开门的绿色超市中。她已经换回她的最爱——领子上拴着铃铛、带球球帽的红黑小丑服。她没拉拉链,上帝保佑里边的运动文胸比玫瑰花好多了,她的绑腿勉强实用,但高帮鞋却不搭。

 

看到果汁上的标签,她皱眉。

 

“还好价格不像抢劫。”她说,“我以为这些都是有机饮料。”

 

“这是可持续食物,并不是有机的。”

 

“太好了!小红总是对我唠叨这两个类别的不同之处。”她将胳膊里的果汁丢入购物篮。“我觉得你的解释一定和她不同,因为她总是以‘人类需要死光光’结尾。”看到挂牌展示的木瓜果实,她兴奋地吸气道。“这是本地产?”她没等他回答就继续道。“我不知道这里还藏着这宝贝!”她抱起了五个。“他们得加把劲做广告。”

 

“显而易见。”

 

“你平时都在这里购物么?”哈莉问道。蝙蝠侠沉默以对。“蝙蝠侠和罗宾一起逛杂货店——多有趣。他念大学去了么?我觉得一旦他比我高,这一天迟早会来。瞧瞧你不久前的罗宾——货真价实的人形爆竹,还有第一个。我总认为第一个罗宾是你的好搭档,但是这个。”她晃晃脑袋。“他怎么了?”

 

这次的沉默变得凝重了。

 

哈莉顿时蔫了。“哦,不。”

 

“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还好么?”

 

他张嘴,却无言以对。

 

“他难道被枪击中或者遭遇了别的什么?”

 

“不。”

“你若不想告诉我真相也没关系,”哈莉对他保证,她将购物篮跨在胳膊上,继续采购商品。

 

“是小丑干的。”

 

她紧紧抓住篮子。“哦。”

 

他们都沉默了。

 

“不管那孩子做了什么。”哈莉最终开口道。“事实上都是小丑的错。”

 

“你在做什么?哈莉。”

 

“确认那姑娘的膳食里有足够的纤维。”她把苹果放进篮子里。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哈利撅起嘴唇,沉思道。“我要回阿克汉姆去。”她将兜帽从头发上摘下。“他出来了,我得进去。小红正在种的植物没那么有效,我总能听到他的声音,总能看见他,他无处不在,他在侵蚀我,让我慢慢腐烂,我在往下滑,往下滑,小红越来越难使我平静下来了。他的确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但至少里边有摄像头和护工看着我。我并不介意这点,真的,他们找了个新的医生,至少现在他还不认识我。”

 

“她会让你一个人进去?”

 

“对她来说不一样。当你把小丑踢回阿克汉姆时,她可以把我搞出来。”他对她的跑路计划并没有异议。


她的外套从肩上滑落。“我们希望那时她能找到药方,她期盼着鲜花有用——吃花瓣而不是嗑药,喜欢这个主意么?”她把一根手指戳进乳沟里,拉扯着文胸,红衣服的缝合处抽打着皮肤,在上面留下红痕。

 

“你状态还好?”

 

“要是这让你感到不适,我可以把拉链拉上。”

 

“你的装扮偏好和我的舒适度无关。”

 

她咯咯笑道。“你真是个甜心♥。”她穿好外套,将拉链拉到脖子处,领子上的铃儿响叮当。“你多大了?”

 

“你认为我该是多少岁。”

 

街道的灯光透过窗户反射了进来,她在商店昏昏欲睡的光线下眯眼瞅着他的下颌,“四十五。”


他三十一。“聪明的猜测。”

 

“你总是作风老派。”她走向干货区,他仅仅将她的身影保持在视野范围内远远跟随。“但是,我并不是在批判你——是好的那种老派作风。”她将购物篮放下以便能辨别出两袋大米的不同。当她弯腰时,腿和腰形成一条直线,背部承受了所有压力。他扭头,把她留在视野边缘。

“你知道。”她说,“认识新朋友很难。”

 

“你有艾薇。”

 

“我爱她,”她非常富有情感地说道。“有时候我想要的东西她给不了我,就是这样。”

 

“你不需要解释。”

 

“我知道我喜欢什么——都是些奇怪的玩意。”她继续道。“我刚能容忍自己这一点。”

 

“你真的不需要解释。”

 

“我为使我陷入麻烦的原因而羞愧。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宽恕他,但我认为这样最好。我越来越接近我一直默默想成为的那个人。也许人们喜欢设想我是什么样的人,但当我以前循规蹈矩做正确的事情时人们也爱说三道四。至少现在我时不时会有性生活。”

 

“你真的不需要解释。”

 

“这很难,你晓得不?”她对他的抗议充耳不闻。虽然她能用一只手举起购物篮,她选择看双手拿它。“每当你认识不错的人,然后你告诉他你陷入一坨怪异的狗屎里,接着他觉得这挺刺激,直到他发现那并不仅仅代表丝巾和肛门。”

 

“我简直不想再强调你真的不需要解释。”

 

“然后你遇到一个和你一样是一坨翔的人,他不仅想找乐子,事实上他是个废物。一个擅长——”

 

“请不要再说那些令我无法置若罔闻的事情——”

 

她举起篮子,蝙蝠侠接下。他拎着篮子跟随她走向冷冻区。“你这样就害羞了,真可惜。”

 

“Hm.”

 

她将一瓶水和一罐牛奶扔进了购物篮里。“很多联盟里的紧身衣伙计也陷入那坨狗屎了,对吧?”

 

“我不知道。”他撒谎道。

 

“打扮成那鬼样?还敢说没有?你有没有想着帮我在里边寻觅个对象来着……”

 

“你的想法存在瑕疵。”当他们走过过道时,他绕路到零件区,补充了一小盒螺丝。

 

“因为我询问蝙蝠侠哪里有粗壮的丁丁?”

 

“你的想法有很多问题。”

 

“比如?”

 

他停了下来,她继续前进,以此侵入他的私人空间。刹那间他不由自主的进入了一触即发的状态。这次并不像过去那样紧绷。有时候他仅仅是条件反射。

 

“撮合,”他说,“需要我找到一个人,他不会伤害你,你也不会伤害他。”

 

他皱眉。“是是是,”她最终说,“我能想象那多难搞定。”他继续走向收银台。“尽管不是不可能。”

 

“我很忙。”

 

“你可以留意一下。”

 

哈莉伸出舌头并斜眼示意他。他在打开腰带后面的一个口袋,在柜台上放了两百块钱。她吹口哨道。“你身上带来这么多的现金?”

 

“没。”

 

她一拳捶在他肩上。“下次小红逮到你,我要偷走你的万能腰带。”

 

他低头瞅她。隔着面具意味着扬眉毛毫无意义。尽管如此,他的想法还是被理解了。

 

“我们并不想对你使用性爱花粉。”

 

“Hm.”

 

“我们试着不那样整你。”她补充道。“是因为我们都喜欢你。”

 

“谢谢。”

 

“……如果你确实中招了”她起头道。

 

“我会用手解决。”他替她说完了。

 

“我可以从旁监督。”

 

“我会假装你没说过这句话。”

 

她踮起脚,快速地吻了一下他的脸颊。“你真是个甜心♥。”

 

他叹气。“我真的不是。”


Fin


这篇明显更偏爱哈莉么,舞台灯光都打她头上了。。

老爷全程被尬撩。

评论(1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