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贩卖机

最近三次元忙,断更至1月18日

【授翻】韦恩实力装怂(布鲁斯&哈莉&艾薇)

Summary:布鲁斯·韦恩处理的超级恶棍事件几乎和蝙蝠侠一样多。

原作者:  Unpretty

标题:Office Meeting

原链接:AO3

这是Unpretty太太《Sorrowful and Immaculate Hearts》系列中的一篇,还翻译过这个系列的一篇正义联盟相关→《无薪实习》,unperry太太将所有授权都给我了,有时间的话想都翻译过来。

Sorrowful and Immaculate Hearts系列AO3

授权:


**********************

空气中泥土和玫瑰的气味盈满而溢——有人在布鲁斯·韦恩的办公室里。除了警醒她们,他避无可避。

 

因为没有多少正常人的正常行为可供参照,他选择了又错又蠢的行为。如果那味道是杏仁糖蘸了漂白剂,他可能会学着聪明些的。

 

“Heya,韦恩先生,”哈莉·奎茵打了个招呼,她坐在他的办公桌上,像海带一样对他猛晃胳膊,她的脚也在吆喝着打招呼。布鲁斯关上了身后的门。

 

布鲁斯思忖着该如何回应。上帝保佑他举棋不定的面部表情能被理解为惊讶、困惑或者吓破胆。“你好,奎泽尔医生。”

 

“别害怕,”她说,“我没跟Jay一起。”

 

“她跟我一起。”毒藤女说。

 

“你好,艾斯利博士。”

 

“叫我艾薇。”

 

“艾薇博士。”他纠正道。

 

“不觉得他称呼你为博士很可爱么?”哈莉问艾薇。

 

“很迷人。”艾薇说,她看起来一丁点都没被迷住。

 

“我告诉她我们应该和你谈谈。”哈莉解释道。“考虑到你是个货真价实的好家伙。”

 

“我说谢了?”

 

“我刚刚打算宰了你。”艾薇补充道。

 

“谢谢你没有那么做。”

 

“他难道不像只小狗狗么?”哈莉用手捧住了脸颊。

 

“你不能养他。”

 

“你为什么要杀我?”

 

“你不知道?”艾薇问。

 

“我是可以猜一猜,但我不想提供一个你可以杀我的理由。”

 

“现在你让我好奇了。”艾薇说,她听起来没那么磨刀霍霍了。

 

他找对了突破点,建议道:“人们想杀我,因为他们的女朋友觉得我魅力四射。”

 

“你真狂妄。”艾薇说。

 

“不,”哈莉说,“我俩聊过这个。”

 

“泛泛而谈,”布鲁斯说,“当时我被绑在一把椅子上。”

 

“别那么说!”哈莉抗议道。“你说得仿佛是我对你进行了性【】骚扰。”

 

“你敢说你没有?”

 

“就那一次,就一次!那又不是我的主意,总之都是Jay的错,我也不想事情朝那个方面发展。”

 

“抱歉。”

 

“Ya see?”哈莉指着布鲁斯,问艾薇道。“瞧瞧他多可爱?我绑架了他,揪住他的丁丁,他却是道歉的那个人。”

 

“是的,我明白了。”艾薇叹气道。“你的公司正在濒危花朵上建一个实验室。”

 

“那不可能,”布鲁斯说,“我们只有一个项目准备动工,正在进行现场勘测。”

 

“现场勘测发现了猴面花,却选择把它填平了。”

 

“现场勘测是由顾问团们直接与自然资源部门合作完成的,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够获得初步勘测结果。””

 

“你的顾问被贿赂了。”

 

“什么?”

 

"Oooh."哈莉摇晃肩膀。“瞧瞧他是怎么瞬间变得紧绷的?”她说,“若是你愿意,你可以变得很恐怖呦。”她提醒布鲁斯。

 

“我可以么?”

 

“Aw,不,狗狗男又回来了。”

 

“你对受贿的行为并未批准?”

 

“显然没有。你知道具体是谁么?”

 

“不知道,”艾薇说。他本该猜到她的回答的,毕竟无人死亡。“谁受益最大?”

 

“没有人,”布鲁斯说,“这里有三个备用站点可供选择,却不会影响项目的施工,我知道他们的每一个成员,他们报酬丰厚,因此从不偷工减料。对于举报人,我设立了奖励机制,无论失败还是成功,我的研究人员以都有丰厚报酬,我的每一位员工都经历了一个彻底的背景调查,不应该有人会对我说谎。”

 

"不是吧,"哈莉说,“你如此的小心翼翼,结果却有那么多韦恩企业员工最终化身超级恶棍。”

 

“很遗憾。”

 

“你一定漏掉了什么。”艾薇说。

 

“显然是的,”布鲁斯说。“我能用我的办公桌么,或者……”

 

“可以,”艾薇说,给他让路。哈莉依旧坐在他的桌上没有挪窝的打算。考虑到她没有挡住键盘或显示器,他愿意忍受。

 

他在浏览相关的项目文件时停了下来。一边用电脑,一边被毒藤女死死盯着后背让人很不舒服。他不认为她会乐意挪到桌子的另一边。

 

“在项目选择的四个地点中,”他说,点开一个可研阶段拼接在一起的站址图, “我们选了这里……”他皱眉。“它没有特别之处,我们选它是考虑很多无谓因素,每一个都不值得冒着贿赂公职人员的风险。”

 

哈莉大幅度后仰,倒着看向显示屏。然后她侧身翻滚,一只膝盖弯曲,几乎贴着布鲁斯的大腿。这是一个更适合钢管舞的动作。“这不是蒙蒂红的残骸?”

 

他瞥了她一眼,视线迅速飘回显示屏。这比试图让自己的眼睛保持在她的领口上更安全。它们统称为领口,但她的这个实际和领口扯不上边,无论如何,它太低了。

 

“什么?” 艾薇问。

 

“三十年代沉没的运输船。”布鲁斯说。

 

“它是被某只尼斯湖水怪撞沉的!”哈莉说。

 

“我不认为它称得上一个物种。”布鲁斯说。

 

“一个庞大的物种,”哈莉坚持道,对他的话语恍若未闻。“他们偷运尼斯湖水怪的蛋宝宝,这就是为什么它攻击他们。”

 

“这听起来像个烂超级片。”艾薇说。

 

“是一本糟糕的小说,”布鲁斯纠正道。“因为它的确存在。蒙蒂红在暴风雪中沉没了,当时人们没多想,直到二十年后有人以它为题材写了一本糟糕的科幻小说。”

 

“现在网上有人认为这是真的,”哈莉说补充道。

 

“这听着.....蠢毙了,”艾薇说,她把胳膊搭在布鲁斯椅背上,凑近显示器。

 

办公室的门打开了。“韦恩先生,”有人开口道。

 

布鲁斯看向门的方向,毒藤女也是这么做的,她正惬意地靠在布鲁斯的肩膀上。当然还有哈莉奎因,她坐在布鲁斯的桌子上,不得不仰头倒着看过去。

 

门口的女人吓傻了,这幅场景被深深刻入她的脑瓜里。

 

“我等会再来。”她提议道。

 

“合情合理。”布鲁斯说。

 

她关上门。

 

“她看起来人不错。”哈莉说。

 

“那是艾琳,”布鲁斯说,“她是采购经理。”

 

“她是要去报警么?”艾薇问道。

 

“几乎可以肯定。”布鲁斯说。

 

“谁负责这个项目?”艾薇指着显示屏上的标书问道。

 

“我不会告诉你的。”她的手臂在他的肩膀上弯曲,手指卡住他的喉咙,指甲在他的皮肤上跳跃。她的接触带来辣椒素般的灼伤感。“不论如何,这都和此无关。”

 

“那就证明给我看。”

 

“我不会为你提供一份黑名单的。”

 

“为何无关呢?”哈莉问道。

 

“那个人五十七岁,他有博士学位,他在这个领域有几十年的经验。我和他认识多年。”艾薇没有松开对他喉咙的桎梏。

 

“为什么这些会证明他无辜?”哈莉问。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睫毛在煽动。她是假扮求知若渴的天真无邪少女这方面的专家。布鲁斯突然能体会到作为小丑是什么感觉了,糟糕的共感。

 

奎泽尔医生,”布鲁斯说,“别再消遣我了。”

 

“我不知道这些有什么关系。”哈莉说。

 

“你在暗示一个聪明的、受人尊重的人会相信一本关于湖中怪兽的小说实际上是一个被美国政府隐藏的真实案例。”

 

哈莉继续扮演无辜的眨睫毛小天使。

 

布鲁斯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把脸埋在双手里。“操。”

 

艾薇放开他的喉咙。哈莉伸手拍了拍他的前臂。“那儿,看那儿。”

 

“哪里?”


“你该给自己搞个博士学位,布鲁西伙计。”哈莉说。


“你们定下的站址地以鹅卵石为主,要想建房子,得将所有卵石移走,回填沙砾,回填土有上万立方,地基处理投资太大,于是他将推荐方案改成了猴头花生长的地方,砾石土壤的站址,不用费工夫去做地基处理。”毒藤女面无表情地说。


“案件解决!”哈莉欢呼道。


“这他妈的太蠢了,”他抱怨道。

 

“晓得,晓得。”

 

“我采取了这么多的预防措施。”

 

“‘我证明自己是白痴’措施么?够响亮的。”

 

“现在你该告诉我他的名字了。”艾薇问。

 

“不。”布鲁斯双手擦着脸。“我会联系联邦调查局的线人。同时提出贿赂公职人员,也许甚至是刑事共谋的指控。”

 

“你有个FBI的哥们?”哈莉问道。

 

“毕竟这种事情简直是陈词滥调了。”布鲁斯看向艾薇。“就这些么?趁你还在,看看我还能帮上什么忙吗?”

 

艾薇皱眉。“这也太轻松了。”

 

“我受益匪浅。”

 

“要不是我,你什么都捞不到。”哈莉撅着嘴。

 

“那是因为你要把我吓尿了,奎泽尔医生。”

 

“我从报纸里获悉,”哈莉说。“你有时和神奇女侠出去玩。她看起来在啃些硬骨头。”

 

“一位绅士不会轻易亲吻或者谈论隐私。”

 

“得了吧,”艾薇说,“我们得走了。”

 

“真的?”布鲁斯问道,“你能给我留个纪念品么?”

 

“什么?”

 

“我朋友的女儿是你的粉丝,”他说,轻推记事本和钢笔暗示道。

 

“……好吧。”艾薇拿起笔来,龙飞凤舞地签了名。“我该写给谁?”

 

“芭芭拉。”

 

她放下笔,拿起笔记本留下一吻。她将撕掉书页递给布鲁斯。

 

布鲁斯瞅瞅烈焰红唇,“假设,”他说,“一个十几岁的女孩亲这个,她会中毒吗?”

 

毒藤女犹豫了下,然后把纸拿回来了。“那只是一个测试页面,”她说。

 

“你可以用我的,”哈莉说。艾薇用旧报纸拭去嘴上剩余的口红,然后拿起哈莉提供的,一个比她的惯用颜色暗了几个色号的那种红,但比起哈莉的小丑服要粉嫩些。她现在还没搞清楚哈莉随身带着多少根口红。艾薇又签了一页,又留下一吻,然后审核了她的手工制品。

“给你。”她再次递给布鲁斯。

 

“谢谢你。”他说。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韦恩先生,”哈莉说,溜下他的办公桌,并在他的脸颊上快速地亲了一下。

“谢谢你这次没玩捆绑游戏,奎泽尔医生。”

 

毒藤女弯下身子,怀疑地眯起眼睛。“没有男人能像你假惺惺伪装的这么好。”

 

“有时我直接从纸箱里喝果汁。”

 

她吻了哈莉没吻的另一半脸颊。新口红意味着触摸没有带来灼伤。

 

***

 

当戈登局长闯进布鲁斯的办公室时,哈莉和艾薇早已不在了。布鲁斯坐在桌前,用一只手撑着下巴。他的面颊上画着不同颜色的唇印,脖子上的皮肤呈现出愤怒的红色,形状像一只手。

 

“韦恩先生,”戈登打招呼道。“你看起来乐在其中。”他继续扫视着办公室,仿佛是其中一个女人偷偷躲在一尊雕像后面。“哈莉跟你打过招呼了?”

 

“在屡次绑架中,我们对彼此加深了了解,她认为我想见见她的新女友。”

 

戈登停了下来,他冷笑了一声,将手枪收入枪套。“你知道的,韦恩先生,”他说,“要是说这话的是别人,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FIN


原作一直没提韦恩企业项目漏洞到底在哪,于是胡编了一个地基处理的漏洞,只希望故事能更完整。。



评论(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