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贩卖机

最近三次元忙,断更至1月18日

【batfamily】社交媒体大冒险(蝙蝠崽们申请了instagram,一发完)

原作:Wallyallens

上次发的被吞了,这次一发完。为了更好玩,夹私货翻译。翻译不正确请指出,希望这个故事能给你带来好心情。

 

***

追本溯源,这一切与城境内他们处理过的大多数事件一样——源于一段自吹自擂。

 

“看这里,”Dick得瑟地微笑道,他将拍摄有哥谭市天际线的照片放到了蝙蝠洞的桌上的相框中。这照片在韦恩大厦最顶层取景,考虑到无线电杆塔在蝙蝠盔甲的负重下会弯曲,否则他可以爬得更高。该死的Bruce,他再次离开世界,留下他重新穿上这身行头——他对此深恶痛绝。蝙蝠侠的盔甲比“蝙蝠侠”这称号所代表的意义还要沉重,他得吃平时两倍的事物,仅仅为了能穿它行动。

 

“城市最佳风景——独家放送。”

 

这是事实:除了那些在城市的屋顶上过夜的人,没有人能像他们这样看待这个城市。这就是为什么在他心中,哥谭亦如往昔般美丽动人;这就是为什么当他的朋友们认为哥谭与自己的城市相比太过黑暗,并嘲笑蝙蝠侠的老窝跟他性格相符时,他会为此辩护。在他心中,哥谭是家的代名词。在街道上,这里有冷峻的小巷、被垃圾毁容的大街,城市缓慢地浸淫其中。这一切只能被他们的英雄情结阻挡。哥谭藏匿其中,闪闪发光。

 

每座建筑的灯光都编制了自己的星座和图案,明亮地燃烧着。即使在那最糟的日子里,当他彻夜不寐、一遍遍重复做同样的事情,却未给城市带来改变,仿佛他们能做到的仅仅是挨揍。这灯光则足以为Dick Grayson点燃希望。

 

Damian在他身后哼唧道:“随你扯,Grayson。接下来你会发表‘为什么我爱我的城市。’的公开演讲并竞选市长。”

 

“饶了我吧,我永远不会成为zheng客。”

 

他的导师笑了,Damian回到自己的训练中并抽动嘴角,以此来隐藏自己的笑容,他用剑击打一个科技虚拟人物。“顺便说一句,从高出俯瞰风景更佳。你难道不能上去么?Tt,Grayson?甚至蝙蝠胖妞都可以。”Damian头都没回地说道。

 

在Dick气急败坏地回应中,Damian的笑容扩大了。

 

两天后,一张新的照片被放到了相框中,取代了Dick那张——由Damian拍摄,它更小的构图尺寸标志着他为了最佳视野而爬到了无线电杆塔上。Dick的诅咒和笑声从庄园一路贯穿到了洞穴中。

 

***

 

Steph是第一个申请ins的人。她的第一篇文章是蝙蝠侠试图爬上韦恩大厦楼顶无线电杆塔的视频。在视频中,他挣扎着爬上它,金属结构在他的重量下危险地摇摆。从他摔回原地的次数来看,蝙蝠套装显然很笨重。最终,他放弃了,猛踢杆塔,然后在痛苦中一瘸一拐地跳走了。

 

蝙蝠女在一周内获得了十万名粉丝。

 

***

不可避免,当蝙蝠女的视频如病毒般横扫全世界,成了每份报纸以及新闻网站的头条后。Cass也申请了Instagram账户。蝙蝠侠试图爬杆塔的画面在被进行了电视转播,福克斯新闻展开了一场辩论——关于视频证明了美国义警问题追本溯源是人们在互联网上花费太多时间、产生疯狂的想法导致的。两个女孩坐在她们最爱的廉价餐厅的摊位上,难以抑制的笑成了傻逼。

 

“他在干什么?”当Cass脸上的笑容消失后,她的黑眼睛还包含笑意。她面前放着一堆跟她头一样大的薄饼,在等待朋友的回应时她咬了一口。

 

Steph挥手做答:“哦,我不知道。Damian阐述了一些不能让他欣慰的观点。”

 

当Cassandra扬起眉毛以示疑惑,金发女郎边喝咖啡边耸肩。

 

“你知道他们的,”Steph说。“他们在一起五分钟就会开始互相较劲。很幸运,只有他们两个,真的——如果Tim也在那儿,最终肯定会有人愚蠢地从那地方掉下来的。”

 

“男孩,”Cass哼了一声。

 

“是啊,谁需要他们呢?”

 

“你需要。”

 

“好吧,是的。但不是这些白痴。“Steph笑了,对她朋友露出了一个隐秘的表情。“我的意思是,我是跟他拍拖过——不会有下一次的。不,谢谢。这带来的烦恼比快乐多多了,从现在开始,我要和Wayne公子们保持距离。”

 

“你知道你谈论的是我哥哥,对吧?”Cass问,并用更多的煎饼堵住了话语中隐藏的笑意。Steph变成了一只触目惊心的龙虾。为了不让朋友尴尬,黑蝙蝠转变了话题。“那么现在你得躲着Dick了?”

 

“我没有躲他!“Steph睁大眼睛抗议。“我的意思是,没有经常躲他。这很有趣,对吧?Dick会开心的。”

 

Cass扬眉以示怀疑,假装妥协地点了点头。“是的。他当然会。我相信Bruce回来的时候他会向蝙蝠侠替你解释的。”

 

“该死,”金发女郎戏剧性地叹了口气。“我被炒了。再一次。”

 

***

 

黑蝙蝠的ins主要包括她和蝙蝠女在哥谭的自拍;有时候只是蝙蝠女的照片——她坐在屋顶上摇摆大腿;或者是夜巡时吃的食物。Cass曾飞过一个能印出倒影的建筑,她在建筑上的自拍镜像数小时内跃升为她最火的照片。

 

然而,她最火文章是一段长达一分钟、与红罗宾的一起夜巡的录像。当他跪在她面前黑一台电脑时,Cass哼起了《碟中谍》主题曲《the Mission ImpossiВLe theme》,电子锁被刷成绿色,门打开了。

 

视频以她的低语:“我们进入了。”收尾。

 

***

 

Dick是通过Damian的报纸目睹了自己那副尊重。在阅读文章时,Damian实际上正在吃早饭,Dick从未目睹过的纯粹的、孩子般的快乐点亮了Damian的脸——实际上他在傻笑,这足以让年长的青年兴致勃勃地走过去,一看到标题时就停下脚步。

 

一把抢过报纸,Dick匆匆浏览完首页,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Grayson,那是我的报纸,”Damian抱怨道,但他的声音难掩幸灾乐祸。“还给我。”

 

Dick只是摇了摇头。“她不会的。”

 

“很明显——她就是这么干了。”

 

“她没有。”

 

“她确确实实这么干了,”Damian翻了个白眼。“我总算明白为何你们两个中父亲是侦探的那个了。”

 

Dick转身回到他的罗宾身边,他摇着头,将报纸揉成一坨球。“我要杀了她。”

 

“我不认为父亲会乐意见到你违反他的第一律法。”

 

“他会破例的。”

 

“Grayson,”Damian说,嘴角再一次微微上扬。“放轻松。你一直说蝙蝠侠需要与时俱进?在我看来,人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谈论他的次数都要多。”

 

为了证明他的观点,他拿出手机,在ТW1tter上搜索 #糗大的蝙蝠侠# 标签,并把手机交给Dick。年长的男人撅嘴接过电话,但是当他看到下面的消息时,他的嘴唇迅速上扬。其中一些是笑话和嘲笑,但哥谭客们在其它城市中捍卫着他们的英雄,他们留下振奋的言论——英雄也会失败,但永不言弃,这让他们潸然泪下。

 

蝙蝠侠所代表的意义繁多,但很少看到城市对他们的英雄如此示爱。

 

看见Dick脸上的表情,Damian再次翻了了个白眼,“要是你真杀了蝙蝠胖妞也不算过分。”

 

***

蝙蝠侠和蝙蝠女在视频病毒事件后的首次相遇是在GCPD屋顶,蒂姆正拿着电话(他一直在跟Steph和Cass一起出来混),拍下她们两人倒立的尊容。此时,蝙蝠侠悄无声息地降落在屋顶上。

 

Tim毫不犹豫地按录像红键。

 

“关于那个视频,我们需要谈谈。”

 

为了比Cass倒立时间更长,Steph全神贯注于保持平衡以至于把脸都憋红了,并没有觉察到蝙蝠侠的到来,Steph发出夸张的奇怪的声音作为回应,她以手的支撑的身体从屋顶上掉了 下去。

 

当她向路面倒下时,她尖叫的声音迅速被切断了,蒂姆跑到屋顶边缘,在她撞地球之前抓住了她,并用一个晃动的视频及时抓拍了所有这些。

 

罗宾上传了蝙蝠女摔下的视频,那溢出屏幕的尴尬连牛都能感同身受。黑蝙蝠哈哈大笑,蝙蝠侠忍笑忍得很辛苦。这成了他们的最火视频。

 

***

 

“我觉得自己被漏掉了,”Jason说,Dick蹦得像迈克•乔丹一样高。他之前一直盘腿坐在一架空的起重机上啃汉堡,一边在城市上空聆听哪里有麻烦一边小憩。他转过身来,看到红头罩正在穿过起重机的内部工房并向着他晃悠过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双腿搭在金属框架间。将红头罩搁在两人间几秒后,Jason偷了块炸鸡。

 

“嘿!”Dick咽下诧异,誓死捍卫自己的垃圾食品。“那些是我的,Jay。”

 

“你有买得起更多的。”

 

Dick摇头,仔细观察他的兄弟,比起曾今两人间的拧巴的情形,现在他们之间和谐多了,Bruce空窗期间,亲密度一点点增长了足足七倍,Jason甚至和Tim一起夜巡,他是最后一个听说的,很多案底被解决,这很好,不过Dick像对待流沙般对待他的兄弟——永远保持警惕,不要陷入其中。

 

他装作没看见炸鸡被偷,问道:“‘被漏掉’指的是什么?”

 

“我没有意识到我们现在都成了名人,”Jason轻松地回答。他深深瞻望哥谭,微笑着转过身,那笑容比Dick这些年来任何时候见过的都要真挚,“干得好,B-man。无线电杆塔是个棒棒哒反派劲敌。”

 

“闭嘴,”Dick笑了起来,摇摇头,用自己的肩膀碰了碰弟弟的肩膀。老实说,自从发布三周后,他已经听过关于其的各种玩笑版本,开始会笑一笑。能和他兄弟在一起再一次开开玩笑感觉很棒。

 

Jason说个不停:“不,说真的。绝佳的演出。”

 

“不该有人看见的,”Dick戏剧性地低声说道,从对方那里赢得一阵嘲笑。他转过身,Jason在笑,头朝后仰,他的声音如此轻盈,如同钟表回转、空间收缩、时光倒流,那时他是他的兄弟,穿着绿色的内裤。现在他们又是兄弟了,Dick得偿所愿。

 

“这是否意味着我也得开个号?”Jason问,“蝙蝠女、黑蝙蝠、罗宾都都这么做了,我也这样合情合理。”

 

“等等,等等,等下,”Dick回头,挥舞双手强调道:“Damian也有个,瞧!”他气势汹汹地掏出手机,发了个简讯。然后叹了口气。“我现在才是被漏掉的那位,我不能给蝙蝠侠搞个Ins,我珍爱生命,而Bruce已经要跟我摊牌了。”

 

瞅瞅他兄弟撅嘴的臭脸,Jason耸肩。“所以呢?你不仅仅只有蝙蝠套装?”

 

“什么意思?”

 

“我知道他去做某件大事,不,我才不想知道他干什么去了,他让你接下蝙蝠侠的衣钵,这并不意味着夜翼不能找找乐子,是吧?”

 

Jason的笑容很有感染力,Dick回了他一个笑容,世界在对他敞开怀抱。

 

***TBC***

 

红头罩的首个视屏时长十秒,他直接隔着标题中呼喊蝙蝠家另一个成员,‘红罗宾死开,#他偷了我的魔力红#’

 

那视屏拍摄了他悄无声息地降落在屋顶上,鬼祟地靠近站在边缘的红罗宾,大呵道“快想想!”并将另一个义警推下屋顶。

 

他一边往下掉,Jason一边将手机放在边上录下了他在钢筋里张牙舞爪的糗样,红罗宾的话语从视屏中传出。“我操操操操操操——!红头罩!”

 

红罗宾从掉下的蠢样里挣扎站起,飞向偷袭者,这个视屏伴着Jason魔性的笑声,以他在屋顶跑路杀青。

 

***

 

夜翼的Instagram是压弯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

 

它真的不算过份,大部分都是自拍——任何人都能数出他一晚至少刷五张,他培养了痛扁恶棍之后和他们合影留言的爱好,第一个倒霉蛋是急冻人,经过一场使哥谭第一银行冰封三尺的战斗后,他传了张自拍,以恶棍被警察带走为背景。

 

他在标题中写道:“刚遇到这个酷酷(cool)的客户,幸好蓝衣靓男来了,把他抓捕归案!#不许动##警察来了#冰雪宝贝”( ‘Justdealt with this cool customer. Luckily the boys in ВLue are here to put him on Ice! #Freeze #ItsThepоlice #IceIceBaby’.)

 

第二个倒霉鬼是谜语人,当这个愤怒的恶棍栽在自己的陷阱里死命挣扎时,夜翼悠闲地玩着他的手杖,这显然让这伙计出离愤怒了。“它是蓝衣男孩,他也是金属,它是什么?”(This word can mean a boy in bLue, but equally a metal too.What am I?)#难倒我了##答案五分钟揭晓##下回越狱不见不散#

 

毒藤女也在所难免。没附她的照片,但夜翼身后的一片狼藉足够证明她来过了。他脸上有打斗的痕迹——嘴唇下面深深的伤口和脸上蜿蜒的绿条纹拜她创造的孢子所赐,标题里写着:“我求她为我的Instagram当模特,但它明显更偏爱Vine(另一个社交媒体)”#可惜啊#

 

企鹅人是新鲜出炉,最惨的Instagram双关语受害者。夜翼在冰山赌场拍了张自拍,背景中不省人事的恶棍被绑在他旁边的横梁上。标题荣登恶毒榜榜首,“我扭着走路你才能从我头发里滚蛋么?担心你会飞出牢笼,不过,好吧……”#同族相煎##有点冷##快乐的大脚#

 

在一个难得宁静的夜里,Barbara大笑着读完了他的文章,然后为自己竟然觉得搞笑而尴尬,读完最后一条,他哆嗦了下,摇摇头,吸了口冷气。

 

“活力大块头,这可不好。”

 

“你可别也来这套。”Tim叹了口气。她转过脸,看见他从屋顶上降落,轻巧着陆,看起来有点暴躁。他走过来,戳着她的屏幕。“他们都疯了,这太疯狂。”

 

目睹了他的歇斯底里,Barbara朝他一直盯着的咖啡壶点点头,在谈话开始前留给他一分钟时间去拿一个杯子和一把椅子。“想开点,他们没有伤害任何人,这挺有意思的。”

 

“我这周已经被推下楼四次了,真想把他的脚塞到鼻孔里——两只脚!”

 

Barbara下意识用咳嗽掩盖了自己的笑声,极力避免眼睛跳回屏幕里Dick滚动的帖子。在自拍中,他的主打表情是傻笑,脸上如圣诞树一般向镜头散发着光和热,这温暖了她的心——只有一点点啦。

 

“那是因为Jason是个混球,”Barbara总结道,他哼了一声。

 

“还有Damian,Steph.还有——”

 

“一群无耻混蛋,”Barbara赞同道。他微笑着让步了。“我是说,”她对着屏幕上的照片点头。“我们多久没有为我们所做的事感到自豪?我知道这不仅意义的,而且高尚。此即一切——但我们为这个城市付出良多。我们挥洒汗水、流血受伤,但有多少次,我们为胜利而微笑?”

 

提姆发现自己不情愿地点头,她是对的,她对行动永远充满热情,想回到他们中间的意愿比所有人都强烈。她怀念过去好时光——他能理解,仅仅从罗宾身份卸职了短短几个月就让人难以忍受,大脑永远叫嚣着出去搞事情。

 

Barbara好奇地看着他,“现在你是唯一一个不申请账号的人。什么情况?反正你也在他们的视频里冒泡。”

 

“考虑将来能合理的推诿,”他回答。“蝙蝠侠回来后,我将是唯一那个没有坐冷板凳坐到四十岁的人。”

 

神谕向他的方向颔首。“的确。”

 

“好吧,”他站起身,朝她的方向摇了摇空杯,对方再次颔首,接受了她无声的谢意;当所有人和所有事喧嚣不已时,他喜欢来这里寻求安宁,现在他们不需言语即可交谈。“我得走了。我得检查检查他们为了拍这些蠢视频有没有捅其它娄子。”

 

“下周二见!”Barbara对他离开的背影说。他来无影去无踪。她的视线回到电脑屏幕上。当浏览到一张全身赤裸、仅仅带面具遮羞的夜翼时,Barbara的眉毛扬到天花板上。它打着外出工作的标签,而文章获得的靓妹们的评论和点赞飞流直下三千尺。

 

如果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会嫉妒,但是Barbara只是笑了。其他人都不敢如此放肆,但他勇无所惧。

 

“只有你,Dick,只有你。”

 

***

 

罗宾最火视频是他驾驶蝙蝠车在快餐厅点餐的场景。在乘客的座位上,傻笑的蝙蝠女抓拍了丁豆司机模仿“魔鬼蝙蝠侠”声线点餐,雇员下巴掉到地上的表情。

 

她差点录制失败,相机的轻微抖动归功于她试图不笑成傻逼,而不是粗制滥造的电影制作技术,我说谢了。

 

而罗宾始终保持一张扑克牌脸。冷静地停车,无视雇员的傻样,双手紧握方向盘,狂追酷炫地目视前方,然后开始点餐。“我要两个汉堡,炸薯条,柠檬水和一杯橙汁。”

 

那妹子双手僵在收银台上,因大脑CPU重启而丧失言语能力。罗宾转向她,直直看向她的眼睛。

 

“快点。”

 

可以说,他们的食物不到一分钟就备齐了,女孩甚至来不及胆战心惊地说一句祝天长,夜爽,蝙蝠车就撒远了,仿佛后面有一整个阿克汉姆的变态追一样。视频以罗宾大口猛吸苏打水起结尾。

 

***

 

当正义联盟成员从任务返回地球时,差不多是凌晨四点。蝙蝠侠回到家,没有顾得上查看新闻,就陷入无梦睡眠,一觉睡到次日下午。

 

他在寂静的庄园中醒来,沿着走廊走去,发现他孩子们的房间都可疑地空着——这很奇怪,考虑到经过这些年,有四个孩子住这里。想到这点令他欣慰。在Dick、Damian、Tim和Cass因为任务、团队或日常琐事不可避免地分道扬镳之前,他想多陪陪他们——终有一日,所有人都将离去。

 

甚至连Alfred也失踪着,这非常不对。Bruce的步伐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他想先看看厨房是否有人,再决定去蝙蝠洞呼唤他们。

 

在厨房里,Alfred留下的一张便条提到他出去买东西了——不是购物日,这不正常,Bruce难以确定。便条旁边是一杯咖啡、一盘吐司和一张倒扣的报纸。

 

Bruce小心翼翼地坐下,胃不舒服的蠕动着。他很确信报纸就是谜底;慢慢地,他设法镇定下来,平静地喝着咖啡,吃着烤面包,点火,等待着重磅炸弹砸他脑袋上。

 

Bruce翻开报纸,标题愉快地糊了他一脸。

 

他的背瞬间僵硬,心跳加速,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极度紧绷,但除此之外,他眼球凸出,没有任何露骨的愤怒的迹象。他勉强冷下来,慢慢地读了这篇文章,他手中的报纸在愤怒的拳头地蹂躏下皱起眉头,在他读完之后被撕成碎片。

 

Bruce起身,扭头,嘶声裂肺地喊道。“DICK! ”

 

他不知道,他的一个孩子是从天花板上他们的隐藏的空间里目睹了这一刻,录下了他的反应。她像个忍者般潜藏着,Cassandra咽下了目睹Bruce的爆发一刻的笑声。

 

视频以蝙蝠侠冲出房间,杀气腾腾地奔向蝙蝠洞结尾。

 

夜翼跌下黄金男孩宝座,这点她能打保票。

 

Cass没有在Instagram公布视频,它透漏的太多了——而且这真的和公众无关,从来都没关系,包括其它视频。她把这段视频传给她的兄弟姐妹,他们当然想看到Bruce的反应。最后,这一场脱轨的哗众取宠和恶作剧并不是为了在哥谭赚取更多知名度,亦或是整蛊队友,甚至不是为了找乐子(Jason声称他是)。

 

这仅仅是为了他们自己,为了彼此。在哥谭迷乱的天际之下,他们刻下记忆,留下欢笑, 他们为自己做的一切而自豪。

 

Cassandra如猫般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摇晃着手机对着她所有的兄弟姐妹们挥手。那一刻,韦恩庄园头顶散开的云雾泄露出一丝阳光,仿佛是哥谭伸出手,和她击掌。

 

FIN

 


评论(5)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