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贩卖机

最近三次元忙,断更至1月18日

【hp】圣诞快乐,斯内普先生(一)

时间线发生在死亡圣器。金妮培养了新的兴趣爱好——和食死徒卡罗兄妹撕逼,斯内普一直暗中帮她扫尾。好人有好结局系列。

已写完,跑剧情战斗向,分次发。受《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和柯南伯格的《暴力史》影响。

 

声明:如果我拥有他们,华纳的那一路电影肯定不光是英国演员了。

 

********************************

“斯莱特林生于泥潭?殊不知泥潭里只会长出蠕虫,而汤姆•里德尔重生于恶臭和蠕虫中。哈利•波特会杀了他,霍格沃茨会生啖其肉!”

********************************


一 、斯内普



【“杀野兽哟!割喉咙哟!放它血哟!”①】


他全身被血淋透了。


西弗勒斯•斯内普被绑在一堆柴薪上。他能闻到自己身上令人干呕的铜腥味,那是血的味道。


他睁开眼睛,他的学生都看着他,哈利•波特、少了一只耳朵的韦斯莱、卢娜•洛夫古德,所有他教过的学生,他被他们包围,他能看见那些孩子因为兴奋而扭曲变形的脸。


哈利•波特走近他,两指并在一气,对他行了一个飞行员礼。


“万众欢呼——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


所有的孩子都在窃笑,笑声很低,如同在他耳边窃窃私语,波浪般扩散开来,令斯内普后背发凉。


“我该拿你怎么办好呢?老男人?”哈利•波特苦恼地说,“赫敏有个主意,麻瓜的点子——据说麻瓜们曾经与巫术开战过,他们追捕巫师、夜夜折磨、时时审判;最终绞死、烧死、折磨死。”


“你们想绞死我?”


“对啊,斯莱特林加十分。”赫敏•格兰杰快活地说,“我爱魔药课,我也爱割喉咙。”


“杀了这头野兽!”乔治•韦斯莱说。


“放他的血!”纳威•隆巴顿说。


“掏出他的内脏!操圌他!”哈利•波特说。


孩子们觉得自己的点子聪明极了,他们手拉着手,齐声唱了起来,“擂响战鼓、鼓声震天、宁入地狱、不留人间②……”他们站在黑暗中兴奋的跳起了圆圈舞,年轻的面孔因为嗜血而扭曲,“……宁入地狱、不留人间……”


哈利•波特放声大笑。


金妮•韦斯莱从阴影里走了出来,走到他面前,她在近乎全黑的暗处对他露出了一个冰冷的微笑,妖圌艳、清澈、如同淬毒的匕圌首,这是那个格兰芬多的小姑娘绝对做不出的妩媚圌笑容,她将手手掌摊开,将手里的东西亮给斯内普看。


那是一把蝴蝶刀。


她对他眨眨眼睛,那动作透出一股天真无邪之感,“割喉咙哟!放血哟!掏内脏哟!”


“为了邓布利多!”哈利•波特说,“血圌债血偿!”


“血圌债血偿!”黑暗里的孩子们齐声说,“血圌债血偿!”


在他的眼前,曾经的那些孩子们已然变成了欢腾的魔鬼,瞧吧,他们还说他是野兽,说得太棒了,擂响战鼓、鼓声震天、宁入地狱、不留人间。他们为他的死亡欢呼雀跃,尽管他费尽所有去保护他们,尽管他为他们付出一切,谁会在乎呢,他们高声欢呼的那句话是永远都不会改变:“十分感谢您教我们如何制作魔药,斯内普教授,我们现在要杀了你哟,可别躲啊,老男人。”


【西弗勒斯!】

金妮•韦斯莱将刀架在他的喉咙上,那孩子对他眨了眨眼睛。


“这会非常、非常的疼,”她咯咯地笑了,“我保证。”


【西弗勒斯!醒过来!】


西弗勒斯•斯内普睁开眼睛,猛然从床上坐起,他的身躯在汗湿的毛毯下颤抖,他咬紧牙齿,把凌圌乱的黑发从脸上推开,不让自己尖叫出声。淡淡的柔光倾泻而出,仿佛雨季的太阳躲在浓云后窥探霍格沃茨城堡。


“西弗勒斯!”


他抬头,正好和挂在墙上的画像里的邓布利多四目相对。今天将是非常有趣的一天,他就知道这些。如果有什么比做一场噩梦更糟的,那一定是一早上起来被叫醒、面对邓布利多那张老脸。老校长又未经允许蹿到了床前挂起来的画里,正用严厉的眼神审视着他,好像他暗杀了他爹妈一样。


斯内普对他挑衅一笑:“你要看我换衣服么……”刚刚在梦里波特怎么称呼自己的来着,“老男人。”


画像中的老校长眼里没有任何笑意:“科林•克里维和金妮•韦斯莱昨晚没有回宿舍。他们在卡罗兄妹那里。”


***


科林坐在地窖的地板上,倒在自己的排圌泄物中,头无力地垂下,对斯内普走进来的脚步声漠不关心,他的指头被磨烂了,斯内普能看见墙上的血迹,也许人在痛不欲生的时候,会死命地抓挠某样东西,但无论你怎样嚎叫、挠墙、抽圌搐,折磨还是不会停止的。


金妮•韦斯莱坐在科林旁边,她似乎是毫发无损,听见斯内普的脚步声,她抬头看向他……一瞬间,她的眼神让他想起了贝拉特里克斯。


“滚——出——去——”她一字一顿地说。


“韦斯莱小姐,亲爱的,一见面就辱骂你的校长可不是个好习惯,他可是大名鼎鼎的格兰芬多红宝石杀手。”


卡罗悄无声息地靠在角落里,笑眯眯地说。他的妹妹不在学校里,看起来他一个人也乐在其中。


斯内普看都没有看金妮一眼,仿佛对她不屑一顾。他指了指地上的男孩,问道:“他干了什么?”


“他用魔法控制了游走球,在我的黑魔法防御课上那玩意打破窗户飞进来了几个,疯狂地飞来飞去,打断了好几个斯莱特林学生的鼻子。”


“那是我的主意!和科林无关!放开他!”金妮被看不见的魔法绳索束缚住了身体,却依旧气势汹汹地冲斯内普和卡罗吼道,“杀人凶手!脏货!有种来折磨我、杀了我啊!我不怕你!”那魔法绳索看起来快被她剧烈的动作拉断了。


“她可挺恐怖的啦。”卡罗假惺惺地叹息道。


斯内普对金妮假笑,懒洋洋地说:“恐怖?傻圌瓜和懦夫才放狠话,聪明人直接动手。”


卡罗耸耸肩,没人再说话,斯内普看向科林男孩,男孩想逃开他,但他做不到。


他的腿断了。


斯内普记得第一次见到科林•克里维时的情景,那个麻瓜出身的小男孩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不敢相信这个油腻腻的老蝙蝠即将成为他的老师。但幸福人家出来的孩子总是不知道世上的人能有多糟糕,所以,那孩子的眼睛是在说,“我不会叫你老蝙蝠的,你是大人,我是小孩,大人们教过我,要尊重长辈。”那眼神里说得最明白的台词是,“你能给我变个魔法么?先生?”


此时,在霍格沃茨最黑暗的角落里,斯内普再次看着男孩的眼睛,这个孩子曾相信正义必定战胜邪恶,坚信人性本善。但不管他相信过什么,当他被卡罗拽出宿舍塔楼、地窖的门在身后关上时,那些信念已经分崩离析。这个夜晚对于科林男孩来说一定像是无穷无尽。他以后还会相信什么?也许不会了。


斯内普移开视线,“好手段,你可真是审讯界的明星。”


“嗯哼~”


“折磨了他一宿有何收获?”


“收获颇丰啊。”卡罗舔圌了舔嘴,“我喜欢听他尖叫,他的嗓门很动听;我还让他舔圌我的靴子,他舔得比新买来得还干净……想试试么?”


【真让我刮目相看,你们这对兄妹真是一对妙人儿,身为高贵的纯血却得乖乖听我指挥,暴力能让你这个杂圌种从劣等感中解放吧?】“不错的消遣,那么哈利•波特藏在哪里?”


“什么?”卡罗不高兴了,“我不认为……”


“凤凰社成员有什么计划?”


“一个泥巴种哪会知道……”


斯内普猛然转身,挥动魔杖,卡罗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痕,仿佛被抽了一鞭,这出其不意的一击让卡罗嚎叫起来。


“你怎么敢!”卡罗哼唧道,他甚至没来得及掏出魔杖身体就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倒在地上的排圌泄物中。【你掏魔杖的速度如同秋日落叶,真是个一无是处的马屁精,只会对强者卑躬屈膝,对弱者残忍血腥。】


“是的,我敢。”斯内普的音调平瞻无波,充斥着“嘶嘶”的效果,仿佛他的声带被崩紧了,“不——许——插——嘴——”他一字一字往外崩。


他慢悠悠地走到卡罗面前,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好一张丑陋狠毒的脸蛋,好一头奴颜卑躬的猪猡。】卡罗挣扎着想够掉在一旁的魔杖,斯内普一脚踩在了他手腕上,轻声问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卡罗的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说出来,”斯内普的声音很轻,却有巨大的威慑力,“说!”


卡罗不停眨着眼,身体哆嗦着,“斯内普,黑巫师,食死徒,间谍,告密生,作奸犯科之辈,”他说,“杀死邓布利多的人。”


斯内普笑得合不拢嘴:“You're goddamn right!”


他的语气和善,面带笑意,仿佛一个好脾气的老师在教训不听话的学生,“瞧吧,卡罗,你知道我是谁,知道我圌干过什么坑脏勾当,而你却在我的学校里、自作主张拷问我的学生、搞得我的地窖臭气熏天、对我污言秽语、企图攻击我……真糟糕,如果下次你还这样对我,我会心碎的。”


斯内普踩在卡罗手腕上的靴子慢慢加力,安静的地窖里能清晰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心碎啊。”他喟然长叹。


卡罗脸色煞白,张大嘴哀嚎了起来。


斯内普将脚抬起来,卡罗的脸孔被汗水浸圌湿了,大口大口地喘气,小心的捂着被废掉的那只手。


“站起来。”


卡罗随即站了起来。


“很好,以后我说‘像狗一样蹦跶。’你只需要说‘蹦多高?”


卡罗看向斯内普,他眼里的仇恨要是是某种酸的话,那么斯内普此时全身只剩下几颗牙齿了,但他不敢反抗,他当然不敢反抗。【我知道你在骂我混圌蛋啊下毒咒啊之类的,但你只能乖乖听我的话,瞧,我混得还真不错,混圌蛋一般都混得不错。】


“梅林保佑,你干脆掐死他吧,斯内普,还霍格沃茨一个清净。”金妮充满嘲讽的声音加了进来。【老天啊,波特的妞怎么还在这里啊,我都把她给忘了。】


斯内普走到她面前,红发的姑娘抬头看着他,斯内普也回视她,平静地说道:“叫我‘斯内普教授’,韦斯莱小姐。”


金妮高昂着下巴,用毫不掩饰最粗圌鲁、最鄙夷的表情。【勇气可嘉啊,小姐,你想说你不怕我。不?你该怕的。】


斯内普用她最厌恶的低声细语慢慢说道:“克里维先生昨晚遭受了哪种待遇,我猜你是看得一清二楚,卡罗教授心慈手软,不忍对你这样讨人喜爱的纯血小姐下手,但众所周知,我的心肠可没那么软。若你对我表示尊敬的话,我会考虑饶过你。”金妮木然地看着他,“否则呢,我会对你做相同的事情——每天晚上,每一分钟,每一秒钟,直到你皮肤溃烂喊不出声音;直到你行尸走肉,先是不想死,然后想死却死不了。”他停顿了一下,“我说得够清楚了吧?现在,叫我‘斯内普教授’。”


他在金妮眼里捕捉到了一丝恐惧和无助,她屈服了,不管金妮•韦斯莱有着怎样的勇气,她本质上只是个孩子,一个被男朋友抛弃,被两个变圌态折磨的孩子,除了屈服她还能怎样。“斯内普教授。”她说,斯内普能看出她恨极了自己的软弱。


卡罗哈哈大笑了起来,已然忘记了刚才的折磨,“小猫咪藏起爪子了,咪圌咪~咪圌咪~”。


金妮全身颤抖,她在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红发的女孩眼睛晶亮地看着眼前高大、冷酷的男人,轻声说道,“若你死了,我不会流下一滴眼泪!”她语带嘲讽地补充道,“斯内普教授。”


【怎么个死法咧?割喉咙?放血?你下手么?年轻漂亮的小姐?】


斯内普笑了,“我想不出谁会流泪。”


“校长大人一定长命百岁。”卡罗谦卑地提醒道,“死的只会是哈利•波特。”


金妮轻蔑地看了卡罗一眼,没有搭理他。【你只对马脑袋谈,不跟马屁圌股说话。真有点像个斯莱特林了,年轻漂亮的小姐。】


“哈利不会死。”金妮•韦斯莱目光坚定地说,“他会让你们所有人付出代价的!”


斯内普放声大笑,他的笑声干枯,毫无欢乐可言,仿佛吸了过量一氧化二氮而神志错乱了。金妮瞪着他,他还在不停笑着,“哈利•波特?救世主?”


他突然凑近金妮的脸,离得那么近,金妮可以清楚地看到男人瞳孔里每一枚黑色、天蓝和灰色的微粒,那是一个疯子的眼睛,金妮费尽所有自制力才没有让自己惊叫出来,她移开目光,不敢看他。


一双冰冷的手铁箍般地捏住了金妮的下巴,强迫她看他,“你什么都不懂,吉妮维娅•韦斯莱!”金妮战栗了一下,“你们相信预言,原地踏步,期望着什么人能救你们,你难道不明白么?宇宙无穷无尽,世界混乱冷酷,人类内心空虚,战争暴虐残酷,没有救世主,没人能救你,你只能靠自己。”


他放开金妮,金妮跌跌撞撞地后退,仿佛被毒蛇咬了一样。


“韦斯莱小姐,你被罚在禁林里帮狩猎场看守干活——一个月。”金妮抿着嘴,抱紧双臂,看了一眼地上的科林,“帮我个忙,不要让我再见到你这张脸了。现在,出去!”


她离开了。


卡罗看着金妮离开的背影,舔圌了舔嘴唇。“真是个不乖的小猫咪。”他拍了拍科林•克里维的脸,“看看她干了什么,可怜的克里维先生,她害的你惹祸上身,自己却抽身跑掉了……坏猫咪……相信通缉犯波特的坏猫咪。”他不屑哼唧了一声,“告诉卡罗教授,这只坏猫咪藏着什么秘密?她和波特有什么关系?”


科林•克里维木然地盯着黑暗的虚空,“她曾是他的女朋友。”


卡罗整个人都亮了起来,如同圣诞节提前到来。


“真是个坏姑娘。”斯内普不动声色地说,【真是个不理智的蠢妞。】“主人会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的。”


“我会逮到她的,校长。”


“用你的断手?”斯内普嘲笑道,卡罗回视他的眼神里暗怀鬼胎。“她可是个硬骨头,你能搞定她么?”


“我当然能搞定她。”卡罗说,“您允许我折磨她么?”如此斤斤计较、锱铢必较。你怕我抢了你的功劳,还是说你在怀疑我呢?


斯内普耸耸肩:“只要你做的事情有益于主人,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卡罗对他微微一鞠躬,走出了地窖,轻声关上了门。

 

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他和科林•克里维了,地窖恢复了安静,外面走廊里传来了学生走动、交谈的声音,霍格沃茨的一天又开始了,没有人知道在他们睡觉的时候,一个男孩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斯内普蹲下来,和科林视线平齐,男孩的脸如同破碎的水晶,他小心翼翼地躲避着他的目光,他攥紧了拳头。【这值得么?为了一个男孩,你给自己找了一个敌人和一堆麻烦。目睹弱者被蹂躏不是老生常谈么?你为何如此之冲动?卡罗不会善罢甘休,黑魔王也会怀疑你,你在霍格沃茨的地位摇摇欲坠,邓布利多用死亡换来的计划也许会因此败露,仅仅为了一个男孩,这值得么?】


斯内普在心里叹了口气,摸了摸口袋,竟然有一包糖果,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把它装在长袍里的。他将糖果倒在手里,放在科林的眼前。令他惊讶的是,小男孩毫不犹豫的拿起糖果埋头吃了起来,斯内普干脆将整袋都给了他,当第三块糖果塞进嘴里后,男孩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仿佛嘴里塞了坚果的小松鼠。


斯内普的手掌一阵湿圌润。


科林•克里维哭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这种无声的哭泣是一晚上折磨的成果,男孩粗暴地抓了一把糖果塞进嘴里,小声呜咽着,眼泪划过他的腮帮子,他为所遭受的一切而哭,他为对金妮的背叛而哭,他越哭越凶,也越吃越凶。斯内普看着那孩子的眼泪,感到自己冰冷、死气沉沉的心脏再次跳动了起来。他明白了。


【有何所惧?西弗勒斯•托拜厄斯•斯内普,全世界都在与你为敌,有何所惧!莉莉•伊万斯已死,哈利•波特依旧活着,你需保护生者,安抚死者,行一切正义真诚之事。世界将继续,霍格沃茨却没与之共进,黑云压城,时代堕落,人间失格,为保护一个无辜的孩子,付出什么代价都值得。


有何所惧!】


***


①“杀野兽哟!割喉咙哟!放它血哟!”出自威廉•戈尔登的科幻小说《蝇王》。


②“雷响战鼓、鼓声震天、宁入地狱、不留人间。”这句出自玛丽莲•曼森的歌曲《举着枪的爱人》,《塞勒姆》的片头曲。


接下来

评论(4)

热度(27)